标签归档 新能源

通过feibisi

海南将对新能源汽车停车实施优惠政策

  新华社海口8月3日电(记者王存福)为加快推进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海南省将出台新能源汽车车辆停放服务收费优惠政策,要求各市县结合实际,按照不同区域、不同位置、不同车型、不同时段,实行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低于非新能源汽车的差别收费优惠政策,制定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

  根据海南省出台的相关指导意见,各市县要合理制定新能源汽车停放服务收费优惠政策,经所在地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同意收费的公立(办)的学校、体育场馆、博物馆、图书馆、青少年活动场所、养老机构等公共区域的配套停车设施对新能源汽车实行免费停放政策。

  实行政府定价的机场、车站、码头、交通枢纽站、旅游景区(点)、公立(办)医疗机构的配套停车设施,以及政府全额投资建设的专业(公共)停车设施,城市道路停车泊位,对新能源汽车实行收费标准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或免费停放政策。

  未具备业主与物业(停车)服务企业协商议价条件的居民住宅小区配套的停车设施对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应当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

  鼓励倡导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写字楼、商场、娱乐场所、宾馆酒店等建筑物的配套停车场以及其他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的经营性停车设施,对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应当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或适当延长免费停放时间。

通过feibisi

海南将对新能源汽车停车实施优惠政策

  新华社海口8月3日电(记者王存福)为加快推进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海南省将出台新能源汽车车辆停放服务收费优惠政策,要求各市县结合实际,按照不同区域、不同位置、不同车型、不同时段,实行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低于非新能源汽车的差别收费优惠政策,制定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

  根据海南省出台的相关指导意见,各市县要合理制定新能源汽车停放服务收费优惠政策,经所在地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同意收费的公立(办)的学校、体育场馆、博物馆、图书馆、青少年活动场所、养老机构等公共区域的配套停车设施对新能源汽车实行免费停放政策。

  实行政府定价的机场、车站、码头、交通枢纽站、旅游景区(点)、公立(办)医疗机构的配套停车设施,以及政府全额投资建设的专业(公共)停车设施,城市道路停车泊位,对新能源汽车实行收费标准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或免费停放政策。

  未具备业主与物业(停车)服务企业协商议价条件的居民住宅小区配套的停车设施对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应当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

  鼓励倡导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写字楼、商场、娱乐场所、宾馆酒店等建筑物的配套停车场以及其他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的经营性停车设施,对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应当低于非新能源汽车停车服务收费标准,或适当延长免费停放时间。

通过feibisi

重庆:200辆纯电动新能源出租车投入试运营

  新华社重庆8月1日电(记者韩振)重庆200辆纯电动新能源车在主城区作为巡游出租汽车于8月1日投入试运营,这种新能源车续航里程达405公里,噪音更小、空间更大。

  据重庆市运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试点示范运营采取新增投放200辆出租车经营权指标的方式,车辆统一配置新能源车型,运价标准保持与其他出租车一致。车辆共有两种品牌的车型,但这两种车型较之前投放的出租车,后备厢不配置气罐,车厢更加宽大,放置行李更加方便。

  此外,与重庆主城区以前投放的出租车不同,这两款更长轴距的轿车和都市SUV车型均是自动挡,操作更加方便,避免了手动挡车型在道路拥堵时驾驶员频繁操作,车辆外观也更加大气。充电方面,一次充电52度即可行驶405公里。

通过feibisi

两年降低企业用电成本超2100亿元下半年电改“红利”加速释放

  记者了解到,通过一系列直接降电价措施,两年内企业用电成本累计降低超过2100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多地市场化交易电量超过去年全年规模,则进一步拉大了降价空间。下半年电改将迎来新一轮高潮,相应红利将加速释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电价的下降对于电网、煤电及新能源企业则意味着压力。业内专家认为,要高度关注近期火电厂破产清算问题,建议做好价格形成机制、电煤中长期合同价格及履约监管、新能源补贴发放等工作。

  两年降低企业用电成本2100亿元

  今年7月1日起,国家发改委组织实施的第二批降电价措施正式开始执行。“加之4月1日开始执行的第一批降电价措施,两批措施累计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我们统计了一下是846亿元,其中降低一般工商业企业用电成本是810亿元,全面完成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的任务要求。”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介绍说。

  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改革推动降低涉企收费。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清理电价附加收费,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这是继2018年提出“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之后,政府工作报告再度提出降低企业用电负担的量化指标。

  据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传旺介绍,按照2015年投入产出表计算,电价成本在企业总生产成本中的比重在2.8%。但不同行业差异较大。在采矿业、化工、金属冶炼等行业,电价占的成本在4%-9%之间。而在一般工商业用户中,电价所占的成本大多在1.5%以下。在居民消费支出中,电力成本所占的比重在1.3%左右。电价下降总体而言对刺激投资是有利的。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电力企业积极落实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要求,全国全年分四批合计降低用户用电成本1257.9亿元,平均每度电降低了7.9分钱,降幅达10.1%。

  “企业少交的1257.9亿元电费,75%左右是电网企业承担,25%是政府承担。”中电联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薛静介绍说。

  中电联发布的《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9》,电网企业向用电企业让利后,2018年利润总额比上年下降24.3%。而发电企业受上年基数低以及发电量较快增长影响,2018年实现利润总额2210亿元,比上年增长23.8%。

  其中,火力发电企业2018年实现利润323亿元,但亏损面仍然高达43.8%;风电、光伏发电和核电利润增速均超过20%,不过由于风电和光电补贴未能及时到位,企业账面利润短期内难以转化为实际资金流,资金周转还是存在困难。

  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暴增释放红利

  除了降低电价附加收费等直接的措施,国家发改委还鼓励积极扩大一般工商业用户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的规模,通过市场机制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

  来自南方电网广东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电力市场规模逐步扩大,广东电力市场主体突破10000家,总数达10899家。电力市场交易量也快速增加,上半年累计交易电量达1658.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4%,超过2018年全年交易总电量,节约用户用电成本约70亿元。

  能源大区新疆有着类似的情况。上半年新疆市场化交易电量共计556.75亿千瓦时,已超过去年全年规模。556.75亿千瓦时中,大用户直接交易电量达446.82亿千瓦时,燃煤机组关停替代交易53.18亿千瓦时,新能源替代自备电厂交易47.75亿千瓦时,电采暖交易9亿千瓦时。

  据测算,受益于大用户直接交易,相关企业用电可降低约0.1元/千瓦时。新疆创新性地将新能源和火电打捆进行大用户直接交易,进一步降低了电价。

  广西也将绿色清洁环保视为能源电力交易“供需对接”的核心,积极拓宽消纳清洁能源空间。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市场部主任邓海涛介绍:“大唐集团在广西水电装机容量917万千瓦,占全自治区水电装机容量半壁江山,进入交易平台后,能够与企业直接对接,成功解决了水电‘峰谷’困境和‘弃水’难题。”

  2019年1-6月,通过市场消纳核电超100亿千瓦时,消纳富余水电31.27亿千瓦时,保障了广西上半年实现“零弃水”。

  截至今年上半年,广西电力交易中心交易规模连续4年翻番,市场化交易电量累计突破1700亿千瓦时,年度超过600亿千瓦时,创历史新高;交易频次逐年倍增,累计组织交易144批次;市场化电量占主电网售电量比例从2016年的14.1%上升到2018年的41.3%,占比排名全国前列。累计为企业用电降低成本超过150亿元。

  电改全面加速迎新一轮高潮

  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的暴增是今年来电改全面加速的一个缩影,预计下半年将迎来新一轮高潮,相应红利也将释放。

  今年6月底,国家发改委《关于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通知》,明确经营性电力用户的发用电计划原则上全部放开,提高电力交易市场化程度。除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行业电力用户以及电力生产供应所必需的厂用电和线损之外,其他电力用户均属于经营性电力用户。

  作为新一轮电改“放开两头”的重要环节,发用电计划放开改革逐步扩围,2017年3月提出“逐年减少既有燃煤发电企业计划电量”,2018年7月提出“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四大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如今迈出关键一步。

  据国金证券研报预计,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全面放开,有望在今年带来2000亿至3000亿千瓦时市场化交易增量。

  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还批复了第四批84个增量配电项目,试点实现向县域延伸。此外,首批确定的8家电力现货市场试点已全部启动模拟试运行,多家电力交易机构股份制改造正在推进。

  孙传旺则认为,电改在目前阶段的一个难点在于建设有效的电力现货市场。另一个难点则在于完善零售市场,在电网企业参与的情况下,很多其他零售企业在现实竞争中并没有市场优势,很难存活甚至面临倒闭。未来的改革方向可以把重点放在售电侧与综合能源服务的绑定与结合,将可以有效打开一条新的市场路径,也可以降低用户电价水平。

  中电联建议,在落实2019年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10%要求基础上,持续清理规范转供电环节不合理加价,确保将降电价红利惠及终端用户,实现用电企业降本增效。同时,合理核定第二个监管周期输配电价水平,建立健全保障电网持续发展的输配电价机制,统筹解决电网投资建设、电价交叉补贴、东西部帮扶等问题,支撑电网健康可持续发展。

  面对煤电企业经营困境,中电联建议加强电煤中长期合同监管确保履约,完善价格条款,明确年度长协定价机制,严禁以月度长协、外购长协等捆绑年度长协变相涨价;保持进口煤政策连续性,引导市场合理预期,控制电煤价格在合理区间,缓解煤电企业经营困境。此外,尽快推进电煤中长协合同含税基准价调整及价格区间,协调煤炭生产企业相应调整电煤价格,推动降税红利有效传导至终端用户。

  中电联还建议,按约定加快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公布和补贴资金发放,尽快解决巨额拖欠问题,缓解企业经营和资金压力;开发针对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项目的融资品种,将应收补贴款纳入流贷支持范围,解决全行业补贴资金缺口;实施促进可再生能源等清洁能源发展的绿色信贷政策。(记者 王璐)

通过feibisi

两年降低企业用电成本超2100亿元下半年电改“红利”加速释放

  记者了解到,通过一系列直接降电价措施,两年内企业用电成本累计降低超过2100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多地市场化交易电量超过去年全年规模,则进一步拉大了降价空间。下半年电改将迎来新一轮高潮,相应红利将加速释放。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电价的下降对于电网、煤电及新能源企业则意味着压力。业内专家认为,要高度关注近期火电厂破产清算问题,建议做好价格形成机制、电煤中长期合同价格及履约监管、新能源补贴发放等工作。

  两年降低企业用电成本2100亿元

  今年7月1日起,国家发改委组织实施的第二批降电价措施正式开始执行。“加之4月1日开始执行的第一批降电价措施,两批措施累计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我们统计了一下是846亿元,其中降低一般工商业企业用电成本是810亿元,全面完成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的任务要求。”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介绍说。

  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改革推动降低涉企收费。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清理电价附加收费,降低制造业用电成本,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这是继2018年提出“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之后,政府工作报告再度提出降低企业用电负担的量化指标。

  据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传旺介绍,按照2015年投入产出表计算,电价成本在企业总生产成本中的比重在2.8%。但不同行业差异较大。在采矿业、化工、金属冶炼等行业,电价占的成本在4%-9%之间。而在一般工商业用户中,电价所占的成本大多在1.5%以下。在居民消费支出中,电力成本所占的比重在1.3%左右。电价下降总体而言对刺激投资是有利的。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电力企业积极落实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要求,全国全年分四批合计降低用户用电成本1257.9亿元,平均每度电降低了7.9分钱,降幅达10.1%。

  “企业少交的1257.9亿元电费,75%左右是电网企业承担,25%是政府承担。”中电联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薛静介绍说。

  中电联发布的《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9》,电网企业向用电企业让利后,2018年利润总额比上年下降24.3%。而发电企业受上年基数低以及发电量较快增长影响,2018年实现利润总额2210亿元,比上年增长23.8%。

  其中,火力发电企业2018年实现利润323亿元,但亏损面仍然高达43.8%;风电、光伏发电和核电利润增速均超过20%,不过由于风电和光电补贴未能及时到位,企业账面利润短期内难以转化为实际资金流,资金周转还是存在困难。

  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暴增释放红利

  除了降低电价附加收费等直接的措施,国家发改委还鼓励积极扩大一般工商业用户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的规模,通过市场机制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

  来自南方电网广东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电力市场规模逐步扩大,广东电力市场主体突破10000家,总数达10899家。电力市场交易量也快速增加,上半年累计交易电量达1658.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4%,超过2018年全年交易总电量,节约用户用电成本约70亿元。

  能源大区新疆有着类似的情况。上半年新疆市场化交易电量共计556.75亿千瓦时,已超过去年全年规模。556.75亿千瓦时中,大用户直接交易电量达446.82亿千瓦时,燃煤机组关停替代交易53.18亿千瓦时,新能源替代自备电厂交易47.75亿千瓦时,电采暖交易9亿千瓦时。

  据测算,受益于大用户直接交易,相关企业用电可降低约0.1元/千瓦时。新疆创新性地将新能源和火电打捆进行大用户直接交易,进一步降低了电价。

  广西也将绿色清洁环保视为能源电力交易“供需对接”的核心,积极拓宽消纳清洁能源空间。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市场部主任邓海涛介绍:“大唐集团在广西水电装机容量917万千瓦,占全自治区水电装机容量半壁江山,进入交易平台后,能够与企业直接对接,成功解决了水电‘峰谷’困境和‘弃水’难题。”

  2019年1-6月,通过市场消纳核电超100亿千瓦时,消纳富余水电31.27亿千瓦时,保障了广西上半年实现“零弃水”。

  截至今年上半年,广西电力交易中心交易规模连续4年翻番,市场化交易电量累计突破1700亿千瓦时,年度超过600亿千瓦时,创历史新高;交易频次逐年倍增,累计组织交易144批次;市场化电量占主电网售电量比例从2016年的14.1%上升到2018年的41.3%,占比排名全国前列。累计为企业用电降低成本超过150亿元。

  电改全面加速迎新一轮高潮

  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的暴增是今年来电改全面加速的一个缩影,预计下半年将迎来新一轮高潮,相应红利也将释放。

  今年6月底,国家发改委《关于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通知》,明确经营性电力用户的发用电计划原则上全部放开,提高电力交易市场化程度。除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行业电力用户以及电力生产供应所必需的厂用电和线损之外,其他电力用户均属于经营性电力用户。

  作为新一轮电改“放开两头”的重要环节,发用电计划放开改革逐步扩围,2017年3月提出“逐年减少既有燃煤发电企业计划电量”,2018年7月提出“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四大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如今迈出关键一步。

  据国金证券研报预计,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全面放开,有望在今年带来2000亿至3000亿千瓦时市场化交易增量。

  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还批复了第四批84个增量配电项目,试点实现向县域延伸。此外,首批确定的8家电力现货市场试点已全部启动模拟试运行,多家电力交易机构股份制改造正在推进。

  孙传旺则认为,电改在目前阶段的一个难点在于建设有效的电力现货市场。另一个难点则在于完善零售市场,在电网企业参与的情况下,很多其他零售企业在现实竞争中并没有市场优势,很难存活甚至面临倒闭。未来的改革方向可以把重点放在售电侧与综合能源服务的绑定与结合,将可以有效打开一条新的市场路径,也可以降低用户电价水平。

  中电联建议,在落实2019年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10%要求基础上,持续清理规范转供电环节不合理加价,确保将降电价红利惠及终端用户,实现用电企业降本增效。同时,合理核定第二个监管周期输配电价水平,建立健全保障电网持续发展的输配电价机制,统筹解决电网投资建设、电价交叉补贴、东西部帮扶等问题,支撑电网健康可持续发展。

  面对煤电企业经营困境,中电联建议加强电煤中长期合同监管确保履约,完善价格条款,明确年度长协定价机制,严禁以月度长协、外购长协等捆绑年度长协变相涨价;保持进口煤政策连续性,引导市场合理预期,控制电煤价格在合理区间,缓解煤电企业经营困境。此外,尽快推进电煤中长协合同含税基准价调整及价格区间,协调煤炭生产企业相应调整电煤价格,推动降税红利有效传导至终端用户。

  中电联还建议,按约定加快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公布和补贴资金发放,尽快解决巨额拖欠问题,缓解企业经营和资金压力;开发针对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项目的融资品种,将应收补贴款纳入流贷支持范围,解决全行业补贴资金缺口;实施促进可再生能源等清洁能源发展的绿色信贷政策。(记者 王璐)

通过feibisi

中国新能源汽车摆脱“补贴依赖” 寻找新突破口

  新华社长春7月16日电(记者邵美琦)从2009年销量不足1万辆,到2018年的125.6万辆,中国新能源汽车在十年间经历波折也快速成长。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正在脱离补贴“舒适区”,发力智能化、电动化等领域,寻找新的增长点。

  正在中国“汽车城”吉林省长春市举办的第16届长春汽车博览会上,一汽、北汽、比亚迪、WEY等品牌均在展厅内展示多款新能源汽车,打出购车优惠的同时着力凸现智能装备、续航里程等特色。

  记者在车展走访时,多家车企经销商表示暂时还没有收到补贴取消的明确调价通知,咨询购车的客户仍然较多。35岁的长春市民李广志,决定买一台新能源汽车作为上下班和接送孩子的代步工具。

  “现在新能源汽车动力配置和智能装配上都不错,而且在城市里跑既环保又省钱。”李广志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61.4万辆和61.7万辆,同比增长48.5%和49.6%,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根据中国政府加大绿色发展和创新发展的决心,2017年开始逐步减少新能源汽车购买优惠补贴,到2020年完全取消。目的是倒逼新能源汽车行业加大创新发展本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北汽的展厅经理宋博文告诉记者,随着补贴政策调整,公司在三电、核心零部件的制造研发方面加大了投入力度。

  “卖得最好的EU5R500配备电池预加热系统,适合东北地区的气候,即将上市的EC5则主打智能电控。”宋博文说,“作为经销商,对补贴退坡后的销量也有焦虑,但相信新能源汽车是必然趋势。”

  从2019年起,中国政府放宽了对汽车领域外资的准入限制,涉及新能源汽车、商用车和乘用车等对象。

  尽管一些业内专家认为,这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是一个挑战,但采访中像宋博文这样信心很足的行业人士还有很多。

  在展会现场记者观察到,当新能源汽车站在从政策驱动转为市场驱动的拐点时,不少品牌正在成长为“造车新势力”。

  东风展区的工作人员范景涛向记者展示了即将推出的风光纯电动车E3,预计售价在10万元到15万元,续航里程在405公里,配备了最新的智联系统。

  在车展上,5G移动通信、导航系统、传感技术、智慧交通等相关技术和产业优势也进行了展示。

  业内人士预测,未来新能源汽车将结合这些新兴技术,向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方向发展。而补贴新措施从“补车转向补桩”,改善新能源汽车使用环境的同时,也在倒逼新能源汽车领域加速变革,实现行业的良性发展。

通过feibisi

中国新能源汽车摆脱“补贴依赖” 寻找新突破口

  新华社长春7月16日电(记者邵美琦)从2009年销量不足1万辆,到2018年的125.6万辆,中国新能源汽车在十年间经历波折也快速成长。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正在脱离补贴“舒适区”,发力智能化、电动化等领域,寻找新的增长点。

  正在中国“汽车城”吉林省长春市举办的第16届长春汽车博览会上,一汽、北汽、比亚迪、WEY等品牌均在展厅内展示多款新能源汽车,打出购车优惠的同时着力凸现智能装备、续航里程等特色。

  记者在车展走访时,多家车企经销商表示暂时还没有收到补贴取消的明确调价通知,咨询购车的客户仍然较多。35岁的长春市民李广志,决定买一台新能源汽车作为上下班和接送孩子的代步工具。

  “现在新能源汽车动力配置和智能装配上都不错,而且在城市里跑既环保又省钱。”李广志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61.4万辆和61.7万辆,同比增长48.5%和49.6%,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根据中国政府加大绿色发展和创新发展的决心,2017年开始逐步减少新能源汽车购买优惠补贴,到2020年完全取消。目的是倒逼新能源汽车行业加大创新发展本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北汽的展厅经理宋博文告诉记者,随着补贴政策调整,公司在三电、核心零部件的制造研发方面加大了投入力度。

  “卖得最好的EU5R500配备电池预加热系统,适合东北地区的气候,即将上市的EC5则主打智能电控。”宋博文说,“作为经销商,对补贴退坡后的销量也有焦虑,但相信新能源汽车是必然趋势。”

  从2019年起,中国政府放宽了对汽车领域外资的准入限制,涉及新能源汽车、商用车和乘用车等对象。

  尽管一些业内专家认为,这对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是一个挑战,但采访中像宋博文这样信心很足的行业人士还有很多。

  在展会现场记者观察到,当新能源汽车站在从政策驱动转为市场驱动的拐点时,不少品牌正在成长为“造车新势力”。

  东风展区的工作人员范景涛向记者展示了即将推出的风光纯电动车E3,预计售价在10万元到15万元,续航里程在405公里,配备了最新的智联系统。

  在车展上,5G移动通信、导航系统、传感技术、智慧交通等相关技术和产业优势也进行了展示。

  业内人士预测,未来新能源汽车将结合这些新兴技术,向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方向发展。而补贴新措施从“补车转向补桩”,改善新能源汽车使用环境的同时,也在倒逼新能源汽车领域加速变革,实现行业的良性发展。

通过feibisi

山西利用新能源发电扩大晋电外送规模

  新华社太原7月14日电(记者梁晓飞)记者日前从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了解到,今年以来,山西不断加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促进新能源消纳,晋电外送规模再创新高。截至6月底,全省外送电量达44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

  近年来,能源大省山西持续推进能源绿色发展。截至今年6月底,山西省发电装机容量达8863万千瓦,其中,风电和太阳能等新能源装机2100多万千瓦,同比增长28.7%。此外,全省30万千瓦及以上现役燃煤发电机组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为扩大晋电外送规模,山西不断加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截至目前,山西电网拥有1条±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送华东通道,1条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送华中通道,9条500千伏交流送华北通道,承担着向京津冀、华东和华中等区域输送电能的任务。

  在保障省内用电的前提下,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密切关注新能源发电预测情况,利用新能源发电提高特高压通道送电能力,扩大晋电外送规模。今年上半年,山西通过雁门关—淮安特高压直流线路外送江苏电网电量增加45.8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84%;首次开拓浙江送电市场,实现“晋电入浙”零的突破。

  同时,密切跟踪周边省份电力供需情况,开展天津、河南、江西和湖北电网增供交易电量23.5亿千瓦时,共同拉动晋电外送电量保持快速增长。

通过feibisi

山西利用新能源发电扩大晋电外送规模

  新华社太原7月14日电(记者梁晓飞)记者日前从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了解到,今年以来,山西不断加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促进新能源消纳,晋电外送规模再创新高。截至6月底,全省外送电量达44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

  近年来,能源大省山西持续推进能源绿色发展。截至今年6月底,山西省发电装机容量达8863万千瓦,其中,风电和太阳能等新能源装机2100多万千瓦,同比增长28.7%。此外,全省30万千瓦及以上现役燃煤发电机组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为扩大晋电外送规模,山西不断加强电力外送通道建设。截至目前,山西电网拥有1条±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送华东通道,1条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送华中通道,9条500千伏交流送华北通道,承担着向京津冀、华东和华中等区域输送电能的任务。

  在保障省内用电的前提下,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密切关注新能源发电预测情况,利用新能源发电提高特高压通道送电能力,扩大晋电外送规模。今年上半年,山西通过雁门关—淮安特高压直流线路外送江苏电网电量增加45.8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84%;首次开拓浙江送电市场,实现“晋电入浙”零的突破。

  同时,密切跟踪周边省份电力供需情况,开展天津、河南、江西和湖北电网增供交易电量23.5亿千瓦时,共同拉动晋电外送电量保持快速增长。

通过feibisi

电动汽车电池如何保证“安全第一条”

  新华社北京7月13日电  题:电动汽车电池如何保证“安全第一条”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王辰阳 有之炘

  “电池安全”是新能源汽车领域近期的热门话题。此前,特斯拉、蔚来、比亚迪等电动汽车接连发生起火事件,多起事件的调查结果涉及电池安全问题,引发公众担忧。电动汽车为何会突然起火?电池技术是否安全可靠?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部分电动汽车电池存安全隐患

  4月21日晚,上海徐汇区某小区地下车库一辆特斯拉电动汽车发生自燃。视频监控显示,事发时,该车辆底盘突然冒出白烟,短短几秒钟,白烟越来越大,随即发生爆燃并蹿升明火。事故还造成停放在该车辆旁边的两辆轿车遭到不同程度烧毁,所幸没有人员伤亡。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蔚来ES8车型先后在西安、上海、武汉出现自燃,一辆比亚迪E5车型也在武汉起火。

  电动汽车频频起火,引发公众对电动汽车安全的担忧,涉事企业也对相关事件做出回应。除比亚迪声明起火车辆底盘位置的动力电池完好无损外,特斯拉表示自燃事故是由位于车辆前部的单个电池模组故障引起。蔚来经调查发现上海车辆自燃事故也是因为电池安全存在隐患导致。

  由于部分车型存在电池安全隐患,蔚来宣布召回搭载2018年4月2日至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NEV-P50模组电池包的ES8车辆,共计4803台,并为用户更换电池包。

  蔚来的电池模组供应商宁德时代表示,此次召回的电池包箱体和其提供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可能出现低压采样线束短路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电动汽车电池安全有保障吗?

  近年来,国内外电动汽车电池起火的新闻时常出现。美国、墨西哥、法国、荷兰等地,也均发生过类似事件。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根据掌握的信息显示,2018年1月至10月,发生的新能源汽车起火事件超过40起。

  电动汽车起火事故为何经常与电池相关呢?辉能科技相关负责人许容祯表示,电动汽车的电池出现短路、穿刺、过充、撞击等情况时,电池内部的电解液会迅速累积热能,当电池芯内部温度达到110℃,就到了热失控的起始点,接下来可能是一连串连锁反应,导致热能和温度持续累加,有概率引发起火等安全事故。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赵兴华认为,目前电动汽车大多装配的是锂电池,锂电池技术本身已经较为安全可靠。但是整车厂在设计一些车型时,为了节省电池包占车身的空间,提高车辆的续航能力,在电池包的排线布置等方面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容易引发电池自燃现象。

  据了解,受限于充电设施有限等原因,消费者普遍对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有一定的要求,使得车企在追求电池的高能量密度时会牺牲一部分的稳定性。不过,这一情况正有所改变,市场对续航里程的要求随着充电基础设施的完善正变得愈发理性。

  业内人士表示,从过往的统计数据来看,电动汽车的自燃率并不比传统燃油车的自燃率高,随着技术的发展,消费者应当对电动汽车的电池安全抱有信心。

  电动汽车电池如何做到“安全第一条”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持续走高,证明其市场认可度的不断提升。业内人士认为,消除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安全顾虑是一个亟待解决的任务,特别是作为多起车辆起火事故主因的电池问题。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王耀表示,我国的动力电池产业在经历早期政策补贴利好后进入“洗牌”期,产品质量不达标,难以实现盈利的企业逐渐被淘汰,产业发展由“大规模”向“精质量”转变。国家已经有相应的电动汽车安全预警和监管的手段,希望能继续加强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的应急响应体系建设。

  电池生产技术进步的同时,监管力度正在不断加强。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发展中心6月17日发布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隐患排查工作的通知》,明确企业应当承担新能源汽车安全的第一责任,要求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在10月底前完成新能源汽车安全隐患排查工作,并形成书面报告上报。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此前表示,会继续针对新能源汽车火灾事故开展专项调查,开展信息共享机制研究,进一步提升缺陷判定技术和能力,加强召回监管。同时,会同相关部门推动标准制修订、产品质量担保等制度完善,督促生产企业提升产品质量安全,保护产业健康发展,保障新能源汽车安全运行。

  赵兴华指出,行业自身也在不断进步,越来越多传统汽车厂商加入电动汽车“战场”,这些企业多年来积累的对产品质量的把控能力,也在推动电动汽车安全性的提升。新“玩家”同样在成长,蔚来电动力工程副总裁黄晨东表示,公司已成立跨部门行动小组,联合相关供应链合作伙伴持续对产品的质量管理体系进行优化。

  “从长远来看,还要打造完善的电池回收体系,确保逐渐增多的退役电动汽车电池的安全。”王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