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旅游

通过feibisi

星空预报在重庆发布 助力旅游开发、脱贫攻坚

  新华社重庆8月6日电(记者 周文冲)“5日到7日星云相伴,8日流云遮星。”中国天气网等单位近日在重庆发布国内首个星空预报,旨在打造地方气象服务、助力地方气候旅游开发和脱贫攻坚。星空观赏地点为重庆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酉阳县位于重庆市东南部,地处武陵山区腹地,空气能见度较好。每年7月至11月是酉阳观看星空的最佳季节,当暗夜天空无云或云量很少时,天空中繁星与银河相互点缀,抬头可见漫天星河。而一天中的晚上21时至凌晨3时是观赏星空最佳时间。

  星空预报推荐了酉阳的花田梯田、菖蒲盖、鹿角坪、马鞍城、叠石花谷5处赏星地。其中,鹿角坪海拔超过1000米,登高望远,视野开阔;在菖蒲盖、马鞍城看星河,游客可以和大自然相融,马鞍城赏星之后,还能到附近的龚滩古镇感受千年古镇的风韵。

  观赏星空除了找准时间地点,还需掌握几个观赏知识。星空预报提醒,一是需要天公作美,天气晴朗,天空没有云的过多遮挡。二是要在高处仰望星空,让视野更加开阔。三是要避开光污染,比如城市灯光、地面反光等。此外,一轮明月挂在天空的时候,也会对观赏星空造成影响,所以看银河,不要选择圆月高悬的时候。

通过feibisi

甘孜旅游接待人次首次半年即破千万大关

  新华社成都8月5日电(记者康锦谦)茫茫扎溪卡草原上,1300幅唐卡构成的组画全景式表现出喜马拉雅地区民俗、文化、艺术、历史、地理等综合风貌,吸引游人驻足。这幅历时14年创作而成的作品,是今年7月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帐篷节”的“重头戏”。

  在甘孜州理塘县勒通古镇,一场藏文书法、唐卡美术展览近日吸引了大批游客。藏族书法家们凝神定气,下笔如有神,展示了藏文书法朱擦体、丘伊体、乌金体等20余种字体风格。“藏文书法和毛笔书法有相似处,但又别树一帜。楷书刚柔相济,显得格外严谨;草书则像藏族同胞挥舞如云的长袖。”来自甘肃平凉的游客石先生说。

  “文化搭台,旅游唱戏”。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近年来以山地旅游文化节为统揽,统筹主办或参与各地文旅活动。截至今年7月,共接待游客1103.03万人次,同比增长35.03%,实现旅游收入121.44亿元,同比增长48.95%,上半年旅游接待人次首次突破千万大关。

  “未来甘孜州将更加注重文化资源的挖掘,文化创意的提升,实现文旅融合。”甘孜藏族自治州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蒋敦安说。

通过feibisi

甘孜旅游接待人次首次半年即破千万大关

  新华社成都8月5日电(记者康锦谦)茫茫扎溪卡草原上,1300幅唐卡构成的组画全景式表现出喜马拉雅地区民俗、文化、艺术、历史、地理等综合风貌,吸引游人驻足。这幅历时14年创作而成的作品,是今年7月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帐篷节”的“重头戏”。

  在甘孜州理塘县勒通古镇,一场藏文书法、唐卡美术展览近日吸引了大批游客。藏族书法家们凝神定气,下笔如有神,展示了藏文书法朱擦体、丘伊体、乌金体等20余种字体风格。“藏文书法和毛笔书法有相似处,但又别树一帜。楷书刚柔相济,显得格外严谨;草书则像藏族同胞挥舞如云的长袖。”来自甘肃平凉的游客石先生说。

  “文化搭台,旅游唱戏”。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近年来以山地旅游文化节为统揽,统筹主办或参与各地文旅活动。截至今年7月,共接待游客1103.03万人次,同比增长35.03%,实现旅游收入121.44亿元,同比增长48.95%,上半年旅游接待人次首次突破千万大关。

  “未来甘孜州将更加注重文化资源的挖掘,文化创意的提升,实现文旅融合。”甘孜藏族自治州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蒋敦安说。

通过feibisi

“乡下老家”留“暑客”

  新华社杭州8月5日电(记者李平、岳德亮)每年七八月份,上海市民戴俊清都要到浙江省安吉县董岭村住上20天。这一住就是10年。

  “我是越住越有感情,越住越有亲情。”戴俊清说,每次到董岭村,村民都会主动和他攀谈半天,问他身体怎样,请他进屋喝杯茶、吃几片西瓜等,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乡下老家”般亲切。

  “在董岭村,你遇见最多的不是当地农民,而是大城市里的‘消暑客’。”董岭村村委会主任谢坚强说,他们村仅有493人,夏季时每天在村里避暑休闲的游客达到4000多人。这些“暑客”和村里人相处得像亲人一样。

  距安吉县城35公里的董岭村,曾是安吉县远近闻名的“穷困村”。2004年该村发展乡村旅游之前,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3000元左右,打工盖房、贷款读书成为村民的生活常态。

  “自从发展乡村旅游以来,我们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3.5万元,几乎家家住进了小别墅、户户开上了小轿车。” 董岭村经营农家乐的村民万里说,村民因旅游致富,也因旅游感恩。

  持感恩之心做精做细旅游服务,是董岭村的特色。谢坚强说,为减少游客倒腾转车带来的旅途劳累,村民每年都会安排车辆到上海、无锡等地接送游客,并将菜园子里最新鲜的瓜果蔬菜采摘给游客吃。

  今年第一次到董岭村避暑休闲的上海游客顾秉石,7月24日下午4点多,突然感觉自己头痛难忍、全身冒汗。打电话给房东王高峰后,王高峰二话不说,马上将老顾送到乡镇卫生院治疗。

  “那天我发高烧到39度,小王像自己亲人一样,不顾劳累开了40多分钟的车将我送到卫生院;并在医院里照顾我3个小时。出院时,还帮我交了79元医药费。后来我将医药费补给他,他说什么也不要。”顾秉石说,像这样的好房东、好村民,让他明年还想来。

  村民的友善之举换来游客对村里工作的更多支持。“2017年,我们10多个曾在机关事业单位、企业工作的老党员,成立了游客临时党支部,义务帮助村里调处旅游纠纷、约束游客不明文行为,并为村民发展旅游出点子,有名党员还给村干部上了堂党课。”董岭村游客临时党支部成员管同亚说。

  为丰富避暑游客精神文化生活,董岭村去年还成立了“游客老年大学”,每月两三次邀请安吉县老年大学教师到村里教书法、绘画、舞蹈等。诸多贴心的服务,让该村80%的游客成为回头客,并成为董岭村乡村旅游的免费“宣传员”。

  “老张,明年这个时候我还来看你。”“小王,有时间来上海玩,我接待你……”离开董岭村时,游客们依依不舍地与村民道别,他们与董岭村民结了“亲”,也让董岭村民过上了富足幸福的新生活。

通过feibisi

“乡下老家”留“暑客”

  新华社杭州8月5日电(记者李平、岳德亮)每年七八月份,上海市民戴俊清都要到浙江省安吉县董岭村住上20天。这一住就是10年。

  “我是越住越有感情,越住越有亲情。”戴俊清说,每次到董岭村,村民都会主动和他攀谈半天,问他身体怎样,请他进屋喝杯茶、吃几片西瓜等,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乡下老家”般亲切。

  “在董岭村,你遇见最多的不是当地农民,而是大城市里的‘消暑客’。”董岭村村委会主任谢坚强说,他们村仅有493人,夏季时每天在村里避暑休闲的游客达到4000多人。这些“暑客”和村里人相处得像亲人一样。

  距安吉县城35公里的董岭村,曾是安吉县远近闻名的“穷困村”。2004年该村发展乡村旅游之前,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3000元左右,打工盖房、贷款读书成为村民的生活常态。

  “自从发展乡村旅游以来,我们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3.5万元,几乎家家住进了小别墅、户户开上了小轿车。” 董岭村经营农家乐的村民万里说,村民因旅游致富,也因旅游感恩。

  持感恩之心做精做细旅游服务,是董岭村的特色。谢坚强说,为减少游客倒腾转车带来的旅途劳累,村民每年都会安排车辆到上海、无锡等地接送游客,并将菜园子里最新鲜的瓜果蔬菜采摘给游客吃。

  今年第一次到董岭村避暑休闲的上海游客顾秉石,7月24日下午4点多,突然感觉自己头痛难忍、全身冒汗。打电话给房东王高峰后,王高峰二话不说,马上将老顾送到乡镇卫生院治疗。

  “那天我发高烧到39度,小王像自己亲人一样,不顾劳累开了40多分钟的车将我送到卫生院;并在医院里照顾我3个小时。出院时,还帮我交了79元医药费。后来我将医药费补给他,他说什么也不要。”顾秉石说,像这样的好房东、好村民,让他明年还想来。

  村民的友善之举换来游客对村里工作的更多支持。“2017年,我们10多个曾在机关事业单位、企业工作的老党员,成立了游客临时党支部,义务帮助村里调处旅游纠纷、约束游客不明文行为,并为村民发展旅游出点子,有名党员还给村干部上了堂党课。”董岭村游客临时党支部成员管同亚说。

  为丰富避暑游客精神文化生活,董岭村去年还成立了“游客老年大学”,每月两三次邀请安吉县老年大学教师到村里教书法、绘画、舞蹈等。诸多贴心的服务,让该村80%的游客成为回头客,并成为董岭村乡村旅游的免费“宣传员”。

  “老张,明年这个时候我还来看你。”“小王,有时间来上海玩,我接待你……”离开董岭村时,游客们依依不舍地与村民道别,他们与董岭村民结了“亲”,也让董岭村民过上了富足幸福的新生活。

通过feibisi

“乡下老家”留“暑客”

  新华社杭州8月5日电(记者李平、岳德亮)每年七八月份,上海市民戴俊清都要到浙江省安吉县董岭村住上20天。这一住就是10年。

  “我是越住越有感情,越住越有亲情。”戴俊清说,每次到董岭村,村民都会主动和他攀谈半天,问他身体怎样,请他进屋喝杯茶、吃几片西瓜等,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乡下老家”般亲切。

  “在董岭村,你遇见最多的不是当地农民,而是大城市里的‘消暑客’。”董岭村村委会主任谢坚强说,他们村仅有493人,夏季时每天在村里避暑休闲的游客达到4000多人。这些“暑客”和村里人相处得像亲人一样。

  距安吉县城35公里的董岭村,曾是安吉县远近闻名的“穷困村”。2004年该村发展乡村旅游之前,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3000元左右,打工盖房、贷款读书成为村民的生活常态。

  “自从发展乡村旅游以来,我们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3.5万元,几乎家家住进了小别墅、户户开上了小轿车。” 董岭村经营农家乐的村民万里说,村民因旅游致富,也因旅游感恩。

  持感恩之心做精做细旅游服务,是董岭村的特色。谢坚强说,为减少游客倒腾转车带来的旅途劳累,村民每年都会安排车辆到上海、无锡等地接送游客,并将菜园子里最新鲜的瓜果蔬菜采摘给游客吃。

  今年第一次到董岭村避暑休闲的上海游客顾秉石,7月24日下午4点多,突然感觉自己头痛难忍、全身冒汗。打电话给房东王高峰后,王高峰二话不说,马上将老顾送到乡镇卫生院治疗。

  “那天我发高烧到39度,小王像自己亲人一样,不顾劳累开了40多分钟的车将我送到卫生院;并在医院里照顾我3个小时。出院时,还帮我交了79元医药费。后来我将医药费补给他,他说什么也不要。”顾秉石说,像这样的好房东、好村民,让他明年还想来。

  村民的友善之举换来游客对村里工作的更多支持。“2017年,我们10多个曾在机关事业单位、企业工作的老党员,成立了游客临时党支部,义务帮助村里调处旅游纠纷、约束游客不明文行为,并为村民发展旅游出点子,有名党员还给村干部上了堂党课。”董岭村游客临时党支部成员管同亚说。

  为丰富避暑游客精神文化生活,董岭村去年还成立了“游客老年大学”,每月两三次邀请安吉县老年大学教师到村里教书法、绘画、舞蹈等。诸多贴心的服务,让该村80%的游客成为回头客,并成为董岭村乡村旅游的免费“宣传员”。

  “老张,明年这个时候我还来看你。”“小王,有时间来上海玩,我接待你……”离开董岭村时,游客们依依不舍地与村民道别,他们与董岭村民结了“亲”,也让董岭村民过上了富足幸福的新生活。

通过feibisi

无障碍旅游来了

  山西临汾、运城两市20名残障人士到黄河壶口瀑布体验无障碍旅游。吕桂明摄(人民图片)

  麦群章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旅游爱好者。腿脚不便常年需要坐轮椅的她连出门都困难重重,更何况到陌生的地方游山玩水。不过如今,她已去过南方的许多城市。她告诉记者,自己刚跟随一家无障碍旅行社从桂林旅游归来,约20天后,又将去厦门游玩。

  在中国,像麦群章一样的残障人士有超过8500万人。对于他们来说,像正常人一样出行旅游是奢侈的心愿。近年来,残障人士的娱乐休闲需求逐渐得到关注,市场上也开始出现针对出行障碍群体的无障碍旅行社。在无障碍旅游观念的驱使下,正常出行不再是奢望,而是正在被满足的现实。

  渴望外出旅游

  “我以前很害怕出门,觉得非常不方便,但我又很向往外出。”广东人麦群章说。她曾尝试和其他人一起组队到成都出游,但路途遥远,行程中也有不便。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从朋友那里得知了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2018年10月,她第一次随团去广州佛山贤鲁岛游玩。“报名前会让我们填写表格,详细描述自己的身体状况。我从东莞乘高铁到广州与旅行团集合,再乘坐无障碍中巴达到目的地。整个旅程非常顺利,线路规划合理,工作人员对我们的照料也很仔细。”

  用麦群章的话来说,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事。常规旅行社极少有适合残障人士的旅游产品,自己出游则要应对复杂的交通路况、拥挤的人群和陌生的环境,现实困难往往会抵消残障人士出行的动力。

  这一市场缺口让从事了10年公益的谢海娣看到了契机。“如何保障残障人士正常出行一直是社会痛点之一,也是我长期关注的问题。目前市场上无障碍旅游这块还比较空缺,所以我就想创办一个旅行社,专为特殊人群提供无障碍出行服务。”2017年7月,谢海娣在广州创办了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

  近两年,“无障碍旅游”的概念开始慢慢走进人们的视野。2018年6月,纪寻在南京创办了“奇途无障碍”旅游科技公司。她是一名罕见病患者,患有腓骨肌萎缩症4型。但同时,她又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切身经历让她不断积累对无障碍旅游的思考。根据她的团队对中国621名特殊旅行者所做的调查显示,目的地没有无障碍设施、找不到无障碍信息、没有无障碍旅游产品是阻碍残障人士旅游的最大问题。

  这也是她创办“奇途无障碍”的原因之一。“旅游是一项让人幸福的活动,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去旅游的机会。我想让旅游行业也意识到有无障碍旅游需求的存在,让旅游行业做出实在的改变。”纪寻说。

  人人都可能需要无障碍

  “一般提到无障碍旅游,大家只会想到残障人士。但是,随着社会老龄化加剧,老年人会是无障碍旅游的重要受益者。”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黄璜对本报记者说。

  谢海娣对“出行障碍人士”的认知也在实践中不断拓展。起初,她只想到服务残障人士(肢体、听觉、视觉障碍群体),不过后来,她发现老年人、孕妇、临时受伤者也是障碍群体。她逐渐意识到,每个人都有可能在人生的某些日子面临出行困难。

  “他们的出行需求不应该被忽视。从另一方面说,老人、孩子的休闲时间往往更多。随着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旅游已经成为大众化的休闲方式,无障碍旅游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细分市场。”黄璜说。“推行无障碍旅游,有助于提高残障人士的生活质量。目前,有创业团队开始注意到这部分人群的需求,是一个好现象。”

  推行无障碍旅行的意义不止于此。完成第一次在知更鸟旅行社的跟团游后,麦群章十分开心。外出旅游的次数多了,她对于出行的勇气也大大增加。“我都想尝试独自乘高铁到广州去和团友们汇合。”麦群章说。

  “我觉得这个力量是很大的,每一名跟团游的人,都突破了心里的关口。从不敢出来到勇敢外出,只要走出来一次,他下一次走出来的可能性就会提高。久而久之,他会有更大的意愿去投入以及融入社会,想要跟同伴做更多交流。”谢海娣说。“对于残障人士来说,有时候阻碍他们走出去的不只是硬件设施上的不足,更是心理的障碍。”

  破除无障碍旅游短板

  无障碍旅游背后,主要依靠旅行社前期的落地踩线工作,为特殊人群制定合理路线。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的大交通,到达目的地后的小交通,再到住宿、饮食、旅游景点、购物,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无障碍。比如酒店门口有无台阶或坡道,酒店洗手间门的宽度能否满足轮椅通过,旅游景点是否有无障碍卫生间。“如果不通过前期踩线,旅行全程都需要人工陪护,可能要用到1:1或者2:1的志愿者,那样就不是无障碍。”谢海娣对本报记者说。

  “在路线基本实现无障碍的前提下,我们只适当做一些人工的辅助。我们希望特殊人士在出行过程中不要有太多被‘搂搂抱抱’或‘抬’的行为,给予他们充分的尊重。”谢海娣说。目前,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已经开发多条轮椅无障碍线路产品和视障无障碍线路产品,并提供跟团游、户外游、定制游等多类型旅游产品。

  记者注意到,除了专业的无障碍旅行社外,一些城市及旅游景点也开始在推行无障碍旅游方面做出尝试。2018年,全国首个《残障人员旅游服务规范》地方标准在浙江杭州启动试点,杭州各大旅行社开始为残障人员出行旅游提供专门的产品与服务。在江苏南京,南京博物院专门设置“博爱馆”,为残障人士提供手感触摸、语音解读、全自动导览车等个性化、无障碍的参观体验服务。对于视障群体来说,看不见的博物馆也能够通过触摸和听觉来感知。

  不过,无障碍旅游的推行还处在一个由点到面的阶段。大众对无障碍的认知仍然薄弱,无障碍设施的建设过于碎片化、使用率不高。“比如我们计划去一个博物馆,博物馆里有完善的无障碍设施和服务,但是去博物馆的路上也许有很多不便,甚至博物馆门口就有条沟,这些都会导致行程障碍。无障碍建设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存在短板,就很难达到效果。这些都需要我们进一步反思,以防出现无设施不出门、不出门无设施的恶性循环。”黄璜说。(记者 何欣禹)

通过feibisi

无障碍旅游来了

  山西临汾、运城两市20名残障人士到黄河壶口瀑布体验无障碍旅游。吕桂明摄(人民图片)

  麦群章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旅游爱好者。腿脚不便常年需要坐轮椅的她连出门都困难重重,更何况到陌生的地方游山玩水。不过如今,她已去过南方的许多城市。她告诉记者,自己刚跟随一家无障碍旅行社从桂林旅游归来,约20天后,又将去厦门游玩。

  在中国,像麦群章一样的残障人士有超过8500万人。对于他们来说,像正常人一样出行旅游是奢侈的心愿。近年来,残障人士的娱乐休闲需求逐渐得到关注,市场上也开始出现针对出行障碍群体的无障碍旅行社。在无障碍旅游观念的驱使下,正常出行不再是奢望,而是正在被满足的现实。

  渴望外出旅游

  “我以前很害怕出门,觉得非常不方便,但我又很向往外出。”广东人麦群章说。她曾尝试和其他人一起组队到成都出游,但路途遥远,行程中也有不便。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从朋友那里得知了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2018年10月,她第一次随团去广州佛山贤鲁岛游玩。“报名前会让我们填写表格,详细描述自己的身体状况。我从东莞乘高铁到广州与旅行团集合,再乘坐无障碍中巴达到目的地。整个旅程非常顺利,线路规划合理,工作人员对我们的照料也很仔细。”

  用麦群章的话来说,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事。常规旅行社极少有适合残障人士的旅游产品,自己出游则要应对复杂的交通路况、拥挤的人群和陌生的环境,现实困难往往会抵消残障人士出行的动力。

  这一市场缺口让从事了10年公益的谢海娣看到了契机。“如何保障残障人士正常出行一直是社会痛点之一,也是我长期关注的问题。目前市场上无障碍旅游这块还比较空缺,所以我就想创办一个旅行社,专为特殊人群提供无障碍出行服务。”2017年7月,谢海娣在广州创办了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

  近两年,“无障碍旅游”的概念开始慢慢走进人们的视野。2018年6月,纪寻在南京创办了“奇途无障碍”旅游科技公司。她是一名罕见病患者,患有腓骨肌萎缩症4型。但同时,她又是一个旅游爱好者。切身经历让她不断积累对无障碍旅游的思考。根据她的团队对中国621名特殊旅行者所做的调查显示,目的地没有无障碍设施、找不到无障碍信息、没有无障碍旅游产品是阻碍残障人士旅游的最大问题。

  这也是她创办“奇途无障碍”的原因之一。“旅游是一项让人幸福的活动,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去旅游的机会。我想让旅游行业也意识到有无障碍旅游需求的存在,让旅游行业做出实在的改变。”纪寻说。

  人人都可能需要无障碍

  “一般提到无障碍旅游,大家只会想到残障人士。但是,随着社会老龄化加剧,老年人会是无障碍旅游的重要受益者。”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黄璜对本报记者说。

  谢海娣对“出行障碍人士”的认知也在实践中不断拓展。起初,她只想到服务残障人士(肢体、听觉、视觉障碍群体),不过后来,她发现老年人、孕妇、临时受伤者也是障碍群体。她逐渐意识到,每个人都有可能在人生的某些日子面临出行困难。

  “他们的出行需求不应该被忽视。从另一方面说,老人、孩子的休闲时间往往更多。随着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旅游已经成为大众化的休闲方式,无障碍旅游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细分市场。”黄璜说。“推行无障碍旅游,有助于提高残障人士的生活质量。目前,有创业团队开始注意到这部分人群的需求,是一个好现象。”

  推行无障碍旅行的意义不止于此。完成第一次在知更鸟旅行社的跟团游后,麦群章十分开心。外出旅游的次数多了,她对于出行的勇气也大大增加。“我都想尝试独自乘高铁到广州去和团友们汇合。”麦群章说。

  “我觉得这个力量是很大的,每一名跟团游的人,都突破了心里的关口。从不敢出来到勇敢外出,只要走出来一次,他下一次走出来的可能性就会提高。久而久之,他会有更大的意愿去投入以及融入社会,想要跟同伴做更多交流。”谢海娣说。“对于残障人士来说,有时候阻碍他们走出去的不只是硬件设施上的不足,更是心理的障碍。”

  破除无障碍旅游短板

  无障碍旅游背后,主要依靠旅行社前期的落地踩线工作,为特殊人群制定合理路线。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的大交通,到达目的地后的小交通,再到住宿、饮食、旅游景点、购物,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无障碍。比如酒店门口有无台阶或坡道,酒店洗手间门的宽度能否满足轮椅通过,旅游景点是否有无障碍卫生间。“如果不通过前期踩线,旅行全程都需要人工陪护,可能要用到1:1或者2:1的志愿者,那样就不是无障碍。”谢海娣对本报记者说。

  “在路线基本实现无障碍的前提下,我们只适当做一些人工的辅助。我们希望特殊人士在出行过程中不要有太多被‘搂搂抱抱’或‘抬’的行为,给予他们充分的尊重。”谢海娣说。目前,知更鸟无障碍旅行社已经开发多条轮椅无障碍线路产品和视障无障碍线路产品,并提供跟团游、户外游、定制游等多类型旅游产品。

  记者注意到,除了专业的无障碍旅行社外,一些城市及旅游景点也开始在推行无障碍旅游方面做出尝试。2018年,全国首个《残障人员旅游服务规范》地方标准在浙江杭州启动试点,杭州各大旅行社开始为残障人员出行旅游提供专门的产品与服务。在江苏南京,南京博物院专门设置“博爱馆”,为残障人士提供手感触摸、语音解读、全自动导览车等个性化、无障碍的参观体验服务。对于视障群体来说,看不见的博物馆也能够通过触摸和听觉来感知。

  不过,无障碍旅游的推行还处在一个由点到面的阶段。大众对无障碍的认知仍然薄弱,无障碍设施的建设过于碎片化、使用率不高。“比如我们计划去一个博物馆,博物馆里有完善的无障碍设施和服务,但是去博物馆的路上也许有很多不便,甚至博物馆门口就有条沟,这些都会导致行程障碍。无障碍建设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存在短板,就很难达到效果。这些都需要我们进一步反思,以防出现无设施不出门、不出门无设施的恶性循环。”黄璜说。(记者 何欣禹)

通过feibisi

中企承建铁路连通非洲东西海岸

  新华社安哥拉洛比托8月4日电 通讯:中企承建铁路连通非洲东西海岸

  新华社记者吴长伟 柳志

  这是8月2日在安哥拉本格拉铁路洛比托车站拍摄的“非洲之傲”号旅游列车车厢内部。新华社发(柳志摄)

  “非洲之傲”号旅游列车日前载着50余名游客从位于大西洋沿岸的安哥拉港口城市洛比托始发,列车将通过安哥拉本格拉铁路前往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这也是本格拉铁路首次始发前往印度洋沿岸的列车。

  本格拉铁路横贯安哥拉全境,由中国中铁二十局集团公司总承包。这条铁路与上世纪70年代由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连通,不仅帮助坦桑尼亚、赞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安哥拉四国铁路首次实现互联互通,也助力沿线地区经济和旅游发展。

  为使列车安全顺利运行,中铁二十局安哥拉国际公司近日抽调近百名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加强铁路沿线安全巡查,为列车提供全方位运行保障。

  若泽·加莫达是中铁二十局维修保障队的一员,他家所在的村子距离本格拉铁路仅100多米,2006年赋闲在家的加莫达来到本格拉铁路项目部,一干就是13年。

  在中安两国近万名工人的共同努力下,历经10余年的艰苦建设,本格拉铁路终于在2017年7月全线移交当地。铁路通车后,方便了附近居民出行。加莫达所在村的很多人都从附近车站坐车出行,或者到外地做生意。

  “工地离家近节省了上下班交通支出,中国同事对我也很友好。我想一直在中国企业干下去。”加莫达说。

  本格拉铁路全长1344公里,全部采用中国铁路建设标准。铁路在带动沿线经济发展、促进沿海与内陆人员物资流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将港口城市洛比托打造成非洲西海岸交通枢纽的关键支撑。

  近几天,“非洲之傲”号列车来到洛比托的消息在加莫达家的村子传开了。

  “火车从很远的坦桑尼亚开过来,载着很多游客来此参观旅游,相信未来本格拉铁路一定会发展得更好,有机会我也想坐火车去别的国家看看……”加莫达笑着说。

  安哥拉旅游、文化和交通等部门非常重视该旅游列车,称其为安哥拉旅游国际化的重要标志。当地交通部门官员表示,列车的开通运行得益于本格拉铁路,这对促进非洲铁路网的互联互通及沿线旅游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通过feibisi

中企承建铁路连通非洲东西海岸

  新华社安哥拉洛比托8月4日电 通讯:中企承建铁路连通非洲东西海岸

  新华社记者吴长伟 柳志

  这是8月2日在安哥拉本格拉铁路洛比托车站拍摄的“非洲之傲”号旅游列车车厢内部。新华社发(柳志摄)

  “非洲之傲”号旅游列车日前载着50余名游客从位于大西洋沿岸的安哥拉港口城市洛比托始发,列车将通过安哥拉本格拉铁路前往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这也是本格拉铁路首次始发前往印度洋沿岸的列车。

  本格拉铁路横贯安哥拉全境,由中国中铁二十局集团公司总承包。这条铁路与上世纪70年代由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连通,不仅帮助坦桑尼亚、赞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安哥拉四国铁路首次实现互联互通,也助力沿线地区经济和旅游发展。

  为使列车安全顺利运行,中铁二十局安哥拉国际公司近日抽调近百名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加强铁路沿线安全巡查,为列车提供全方位运行保障。

  若泽·加莫达是中铁二十局维修保障队的一员,他家所在的村子距离本格拉铁路仅100多米,2006年赋闲在家的加莫达来到本格拉铁路项目部,一干就是13年。

  在中安两国近万名工人的共同努力下,历经10余年的艰苦建设,本格拉铁路终于在2017年7月全线移交当地。铁路通车后,方便了附近居民出行。加莫达所在村的很多人都从附近车站坐车出行,或者到外地做生意。

  “工地离家近节省了上下班交通支出,中国同事对我也很友好。我想一直在中国企业干下去。”加莫达说。

  本格拉铁路全长1344公里,全部采用中国铁路建设标准。铁路在带动沿线经济发展、促进沿海与内陆人员物资流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将港口城市洛比托打造成非洲西海岸交通枢纽的关键支撑。

  近几天,“非洲之傲”号列车来到洛比托的消息在加莫达家的村子传开了。

  “火车从很远的坦桑尼亚开过来,载着很多游客来此参观旅游,相信未来本格拉铁路一定会发展得更好,有机会我也想坐火车去别的国家看看……”加莫达笑着说。

  安哥拉旅游、文化和交通等部门非常重视该旅游列车,称其为安哥拉旅游国际化的重要标志。当地交通部门官员表示,列车的开通运行得益于本格拉铁路,这对促进非洲铁路网的互联互通及沿线旅游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