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日军

通过feibisi

又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 登记在册者仅剩82人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微信公众号

  新华社南京7月26日电(记者蒋芳)记者26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万秀英老人于25日晚去世。据统计,今年已有9位幸存者陆续去世,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仅存82人。

  万秀英,1928年3月18日生,家住南京二板桥,父母做小生意,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她排行老三。其生前证言显示:1937年12月,日寇侵占南京时,大肆搜捕中国兵和青壮年男子,他们从“和记洋行”难民区抓走大批善良的老百姓,将他们排成九条长队,然后架起机枪扫射,无一幸存,当时血流成河,尸骨堆积如山。19岁的哥哥一天路过日军的岗哨,赶忙向日军脱帽行礼,谁知日军突然拔出军刀,把哥哥的头砍了下来。

  在哥哥被日军杀害后,9岁的万秀英又目睹了母亲被炸死。此后,她和姐姐躲进了地洞,姐姐长得高不敢出来,瘦小的万秀英就剪光了头发,脸上抹上脏灰,每天出来要饭吃,姐妹俩得以侥幸逃生。

  7月25日22时15分,万秀英去世,享年91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82年过去了,风烛残年的老人们日渐凋零,目前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世的幸存者只剩82位。

通过feibisi

九旬“慰安妇”姐妹首次公开身份控诉侵华日军暴行

  新华社南京7月22日电(记者蒋芳)记者22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近日工作人员在赴湖南岳阳看望“慰安妇”幸存者群体时,两名年逾九旬的老人首次公开“慰安妇”身份,控诉侵华日军暴行。据悉,94岁彭仁寿和90岁的彭竹英还是一对同月同日生的亲姐妹。

  94岁的彭仁寿回忆,1939年秋,年仅14岁的她被日军抓进了慰安所,受尽凌辱。日军用刺刀在她腹部划了一道约十厘米的伤口后,将她丢弃,幸好及时救治才保住了性命,但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90岁的彭竹英不仅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也是细菌战的受害者。1938年日军在岳阳使用细菌武器,年仅9岁的她双目失明。后来彭竹英又被日军掳走,因双目失明又听不懂日语常受到打骂,日军的蹂躏也使她失去了生育能力。

  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约40万名亚洲女性沦为日军“慰安妇”,其中包括逾20万名中国妇女,遭受灭绝人性的摧残。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馆长苏智良介绍,在彭氏姐妹公开身份之前,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慰安妇”幸存者仅有14人。

  陈列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受害者而言,将尘封的经历公之于众十分艰难。“很多年来,那段无比恐惧的经历一直压着她们喘不过气来,但姐妹俩还是默契地将这段噩梦深埋在心底。最终鼓起勇气讲述往事时,姐姐克制不住地流泪,妹妹的双手一直紧紧攥着椅子腿。”

  据了解,目前两位老人虽年事已高,但身体状况都不错。彭竹英虽然双目失明,但记忆力很好,会唱很多歌曲,还是社区的健康寿星户。

通过feibisi

又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 九旬老人陈玉兰逝世

  又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 九旬老人陈玉兰逝世

又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世九旬老人陈玉兰逝世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消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玉兰老人于26日中午离世。

  1937年冬天,陈玉兰18岁,结婚11个月,刚生下女儿40多天。她的丈夫周汉臣原先在家做裱画手工业,当年也才24岁。一家人住在大中桥湖北巷9号。日军进城后,他们逃到上海路难民区。在难民区里,周汉臣被日本兵抓走,押至下关江边杀害。陈玉兰在难民区侥幸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