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特战

通过feibisi

赤胆忠心的反恐尖兵——记武警黑龙江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

  新华社哈尔滨7月28日电 题:赤胆忠心的反恐尖兵——记武警黑龙江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

  刘新、张汨汨、李海林

  武警黑龙江总队某支队特战大队大队长李玉峰,个子不高,块头也不大。特战大队集合,站在排头的他,比身后的队员几乎矮了一头。

  然而,他有一双让人很难忽视的眼睛。

  黑白分明,目光凌厉,抓训练、出任务,这双眼睛能时时射出两道锐利的寒光来。

  也许,这就叫“杀气”,是在枪与血中淬炼出的杀气。

  这股杀气,让战友佩服信服,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那年,李玉峰率部赴西部驻训。某日巡逻中,忽然接到警情:市区发生暴力事件!

  巡逻车掉转车头,一路逆行,仅40秒就到达现场。

  平日里熙熙攘攘的街道充斥着哭喊声、呼救声,群众四散奔逃,多辆汽车被点燃,液化气罐滚了一地。

  李玉峰带队跳下车,两人一组,全速突进。对方的燃烧瓶、斧头、砖块如雨点般砸来,他们只拿盾牌硬扛。“不能开枪,距离太远,又有浓烟,会误伤群众。”

  他们随后突进至街心,迅速控制了局面。突然,远处一名本已倒地的暴徒猛地支起身子,举起手里的燃烧瓶就要往一堆呲呲作响的液化气罐上扔。

  李玉峰余光瞟到,手起枪响,暴徒应声倒地。

  在这次事件中,官兵行动果决,处置利落,迅速平息了事态。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橄榄绿的身影。作为特战队员,他们要做尖刀的刀尖。

  从李玉峰第一次执行任务起,这就是他坚守的信念。

  2006年,支队配合黑龙江省公安厅专案组抓捕“陆氏四兄弟”特大涉黑团伙。李玉峰的任务是抓捕团伙中的头号犯罪嫌疑人,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实战。

  夜色中,李玉峰和战友们潜至犯罪嫌疑人所在的小楼。排长踹开门,李玉峰第一个冲进屋里。

  红了眼的犯罪嫌疑人举刀扑来,李玉峰一挡一抓一折,把犯罪嫌疑人死死摁在地上,随即反拷、搜身,整个过程几秒钟。

  回来的路上,带队领导点名表扬李玉峰:动作干脆,教科书式的抓捕。

  这套擒敌动作,李玉峰已练了不知多少遍。

  李玉峰是特战大队中为数不多的“半路入列”队员,从普通中队到特勤中队,再到特战大队,走到今天,所有成绩的背后,都是艰辛的努力。

  别人徒手跑5公里,他就穿着沙背心负重跑;别人狙击打头靶,他就打鸡蛋、乒乓球。为了提高据枪的稳定性,他狙击训练坚持不带护肘,肘部破了又好,好了又破,新伤盖旧疤,留下一层厚厚的硬茧。

  负重长途奔袭,考验的是体能,更是意志。李玉峰背着30公斤的背囊,爬山冲坡、攀登索降。走得腿频繁抽筋,就用拳头敲、揉,缓过来继续走。脚上水泡连着水泡,晚上把泡挑破,早起出发,疼得钻心。

  “那就咬牙跺着脚走,要疼就狠狠地疼,走起来就好了。”7天的“魔鬼”训练,最累的时候,整个人仿佛陷入半昏迷状态,李玉峰只有一个信念:坚持、坚持、坚持!

  坚持到底,突破的是极限,更是自我。抵达的一刻,李玉峰收获的是强者的快感。

  “训练是真苦,但我是真喜欢。”李玉峰平时不善言辞,但说起训练、枪械、装备,他会滔滔不绝。队里6大类4000多件装备的性能参数他烂熟于心。他的手机里存储着上百个从互联网上收集的国内外反恐战例视频和文字资料。网上能找到的搏击视频,他几乎都看过、研究过。

  他爱琢磨。从当战士起,他就改造过中队的器材库门,发明了狙击步枪可伸缩脚架,改造背负式软管窥镜……平时出门,他的一大“爱好”就是观察当地人流动向、出口通道布局,默默在心里设置“突发情况处置预案”。

  “面对恐怖主义日益严峻的挑战,魔高一尺,我们必须道高一丈。”新时代任务需求的多元与拓展,对特战队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改革强军的大背景下,武警部队特战力量能力建设也正经历着一场革命性的转型与重塑。特勤中队扩编为特战大队,随之而来的,是理念和思维的变革。

  作为这支反恐特战精英部队的领军人,李玉峰不断创新训练方案,从体能、技能、心理上全方位选拔淬炼人才。如今,他已带出50多名特战尖子,37人立功受奖。

  一支新时代的反恐作战尖刀部队,正在他的带领下,向着胜利不断前进。

通过feibisi

“狙神”的追梦赤子心——记武警沧州支队特战中队班长侯旭波

  新华社石家庄6月11日电 题:“狙神”的追梦赤子心——记武警沧州支队特战中队班长侯旭波

  刘新、张丹、常雨康

  夏日,河北石家庄北部某训练基地,一场射击课目演示教学正在进行。

  靶子时隐时现,进行教学演示的教员手疾眼快,举枪连续击发。很快,每个“歹徒”都被击中,“人质”却毫发未损。

  这名教员就是武警沧州支队特战中队班长侯旭波,官兵们都称他为“狙神”。

  见到侯旭波,记者的第一个感觉是黑,皮肤特别黑。他说,这是多年特战训练中来自太阳的馈赠。

  8年前,18岁的侯旭波从甘肃陇南山区来到河北。3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他被选入机动中队特战排,成为一名狙击手。没想到,自由格斗,他常被班长撂倒;五公里负重越野,他常落在最后;索降训练,他站在高台上不敢跳……

  为了提高综合素质,别人跑5公里,他就跑10公里;别人做100个俯卧撑,他就做200个。立姿据枪练习,他把装满水的水壶挂在枪口,一端就是2个小时;卧姿据枪定型,他在地上一趴几个小时纹丝不动;远距离瞄准,他迎着寒风一瞄就是2个小时,任凭眼角的泪水肆意流淌。

  “他可能不是最优秀的,却一直是最努力、最拼命的。”谈起侯旭波,身边的战友都说他是“拼命三郎”。

  第一次狙击手集训,刷新了侯旭波对特战的认识。他说:“神枪手是用脑子练出来的,打枪不用脑子,打再多子弹也无用。”

  从那之后,侯旭波在刻苦训练之余,更加注意对训练成果的总结记录。一本《今日训练成绩总结》始终陪伴着他,几乎每一页都贴着布满孔洞的靶纸以及训练总结和反思。

  2017年5月,侯旭波和战友来到国际特种兵比武的赛场。比赛中,他们克服水土不服、语言不通、场地不熟、环境陌生等困难,咬牙挑战身体极限,一举夺得3个课目第一名,并斩获团体总冠军。

  2018年10月,“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竞赛在燕山深处燃起硝烟。在“挑战狙击”课目中,侯旭波在蒙住狙击镜的前提下,在120-150米的不定距离中5发5中,取得44环的最好成绩。

  入伍8年,他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被武警部队评选为“十大标兵士官”。谈及荣誉,侯旭波笑着说:“当兵就当最好的兵。”

通过feibisi

一名“90后”特战尖兵的冲锋姿势——记武警山东总队机动支队特战中队副小队长韩松

  新华社济南5月15日电 题:一名“90后”特战尖兵的冲锋姿势——记武警山东总队机动支队特战中队副小队长韩松

  刘新、潘明、曹正宝

  迈壕沟、攀云梯、越高墙,动作行云流水;几声枪响,弹无虚发,战友掌声雷动。在武警山东总队机动支队操场上,特战中队副小队长韩松正在做单兵战斗综合示范。

  从普通一兵成长为特战精兵,这种蜕变要经历多少风吹雨打的磨练?他说,酸甜苦辣,个中滋味唯有自己知晓。

  初到特战中队,韩松的成绩并不优秀,战术课目连续5次不及格。

  “队长,我真没用……我要回家!”韩松垂头丧气。

  队长李昌鹏没说什么,带着韩松回宿舍,找出自己参加过的各类比武竞赛和“魔鬼周”极限训练视频,俩人坐在一起默默观看。

  视频中,特战队员们顽强拼搏的精神看得韩松热血沸腾。瞬间,他被一种无以名状的东西所触动: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从那以后,无论白天黑夜、不管刮风下雨,韩松开启了他的磨练之旅:背包绳拉轮胎冲大坡是每天的“必修课”,全副武装10公里越野是“活动身体”,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起立是“家常便饭”……

  2018年7月,总队挑选队员备战武警部队第二届“巅峰”特种兵比武。

  高温炙热的环境里,穿上防弹衣,戴上钢头盔,人在里面就像蒸桑拿。可韩松给自己制定了近乎苛刻的强化训练计划:21米的攀登绳,他平均每天攀爬15次;每天早起一个小时,负重跑20公里。集训的3个月里,他磨破了4条作训裤、跑坏了3双作战靴……

  最终,韩松以优异成绩荣获武警部队“全能特战精兵”称号,并荣立个人二等功。

  几天前,“魔鬼周”野外训练的最后一天,是攀登射击考核。韩松挂上安全绳,四肢协同发力,快速向上攀爬。21米的高度仅用28秒。随后,一个漂亮的翻身,到达索降位置,迅速系上“8字环”,拿出手套准备下滑时,意外发生了——一只手套掉落下来!

  没有时间捡起再戴上了!只见韩松毫不犹豫地双脚蹬离墙面——这个举动意味着抓绳高速下滑的那只手会被磨得皮开肉绽。“砰!砰!砰!”三发子弹全部命中目标。看到成绩被评定为优秀,他咧开嘴笑了,而他的左手鲜血直流。

  韩松说:“特战尖兵永远要保持冲锋冲刺的姿态。”

通过feibisi

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这支狙击步枪已经跟随李诗佳走过了三个春秋。她经常开玩笑说,陪这支枪的时间远远要多于陪伴高雄的时间。吴逸 摄

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李军 吴逸 摄

在楼房搜索应用射击训练开始前,高雄跟队员们讲解战术技术要领。李军 摄

  尽管有意识地控制右手,但高雄手里的手机还是微微有些颤抖……

  作为“雪豹突击队”特战三队队长,这天上午的综合攀爬训练,高雄主动提升了难度。这会儿,一双手麻木得仿佛还留在攀登绳上没回来。

  哪怕是屏幕微微一颤,视频聊天的那一头,妻子李诗佳的心也会跟着轻轻颤一下。其实不必解释,作为“猎鹰突击队”特战一队队长的她,也想象得出丈夫经历了什么。

  有那么一刻犹豫,李诗佳还是开了口:“没受伤吧?”

  “没有!”看着妻子出汗打绺的发梢上还沾着杂草叶,高雄也是一阵心疼。

  纵然相看两不厌,此刻他们还是多想握住彼此的手,即使是手掌上硬茧子的相互摩挲,也能带来更多的温暖。

  3年前,李诗佳正是在视频聊天的细节里,发现了高雄刻意隐瞒的训练伤情,立即打车横穿北京城去看他。那一次,她感觉自己搭乘了一次人生中最漫长的出租车。

  然而今天,部队移防,天各一方。面对数千公里的距离,李诗佳即使伸手,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交通工具,承载自己想去看一眼的心情,似乎就像诗中所描绘的那样:“蝴蝶飞不过沧海……”

  “一个军人半个家,两个军人没有家。”看似调侃的话语,道出了无以言表的辛酸。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高雄和李诗佳这对特战夫妻的相识、相知、相恋、相伴,书写着与普通双军人家庭一样的琐碎故事。

  但无论是官兵眼中的优秀带兵人还是领导口中征战异国赛场的巾帼英雄,脱下战袍,回归二人世界,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读懂:当“雪豹”爱上“猎鹰”时的那一种别样的内涵。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

  擦肩而过,怦然心动。2012年冬天,武警部队首届高级反恐人才考核场上大雪纷飞。“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高雄在返回营区的路上与一名女特战队员相遇。

  大雪中,她背着狙击步枪、身着特战服的身影让高雄愣了一下。那一刻,他心跳加速:“这丫头,帅!”

  当时连高雄自己都没想到,这一次偶然相遇,他们后续的故事竟有一生那么长。

  那个女特战队员叫李诗佳,她与高雄的再一次接触,却并不那么“友善”。

  2013年,作为优秀士兵保送入学对象,高雄和李诗佳分别从“雪豹突击队”和“猎鹰突击队”进入武警特警学院深造并分在同一个专业。

  “知道他是从‘雪豹’来的时候就开始盯着他。”回忆起第一次新学员见面会的场景,李诗佳打趣地说,“两支反恐‘国家队’,无论在比武场还是日常生活中,都免不了互相较量。”

  这股较量的劲头,延续了很长时间。他们时不时因为技战术运用问题“呛起来”,却又暗暗佩服对方丰富的特战经验和娴熟的单兵技能。

  “乐天派”湖北姑娘李诗佳胆大心细,险、难课目应对自如。在一次高空走钢索训练中,她请缨第一个尝试,三下五除二完成训练,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平时风风火火,关键时刻很有魄力,突然觉得她有些不一样。”高雄说。

  从互相竞争,到互生敬佩,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经意间种在二人心中的情愫,开始慢慢发芽。

  然而,当李诗佳第一次主动邀请高雄相伴游玩的时候,高雄却拒绝了。

  那时在部队已经工作了7年的高雄,渴望爱情和家庭的温暖,却又考虑到彼此特殊的工作,担心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未来,不敢贸然再迈出一步。

  高雄的战友、“雪豹突击队”参谋刘海宾与妻子马珊珊也是一对特战夫妻。

  他们的女儿刘喻芝已经3岁了,孩子会爬的时候刘海宾是在视频中看到,会叫爸爸的时候刘海宾也是在视频里听到。

  “每次回到家,女儿因为不认识我会大哭;归队,女儿又会因为不舍接着大哭。分分离离,这哭声对女儿和我们夫妻俩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刘海宾感慨地说。

  双军人家庭的生活难处,李诗佳也并非不知道,“但是因为相爱,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那天,考虑再三的李诗佳,又给高雄发了一条短信:“我们的关系就只能这样了吗?”

  是啊,就只能这样吗?矛盾中的高雄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许久之后,高雄回复了一句:“交给时间吧。”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李诗佳的回复,让高雄的内心颇受震动。

  两人独处的第一次游玩活动,李诗佳选择了双人蹦极。纵身跃下的时候,高雄感觉自己似乎有了更大的勇气,从蹦极的绳索下来,搭乘小船前往岸边的途中,高雄主动牵住了李诗佳的手……

  “如果你当不了突击手,我就转行干突击,这条路我替你走完”

  “公寓房里放在一起的东西,眼睁睁地变成‘这是你的你带上’‘这个我先拿走’……”李诗佳回忆起移防前那段时间,“很无力,但是也没办法,这是命令。”

  2017年8月26日,高雄和李诗佳步入婚姻殿堂,新婚燕尔,曾憧憬的美好生活还没来得及一一展开,便因一纸移防命令,由同城变异地。

  改革调整后,“雪豹突击队”南移,“猎鹰突击队”“北飞”到“雪豹突击队”原营区。

  移防后,从来没有畏惧过训练的李诗佳,那段时间最不想去的就是训练场。这个高雄曾经挥洒过十年汗水的地方、曾经视频通话中经常出现的地方,如今就在眼前,却又那么陌生。

  在攀登楼西北角的那片空地上,李诗佳驻足过很长时间。

  那一年特战尖子比武前夕,攀登接力射击训练中,8字环突然崩断。高雄跌落而下,就倒在那片空地上,人事不省。

  “推开门,前一秒还在笑,后一秒眼泪就下来了。”高雄仍记得那天李诗佳匆匆赶来看他时的场景。

  左手、右腿全是绷带,右脸肿得黑紫……“这得多疼啊。”李诗佳哽咽地说出了高雄一生难忘的话:“如果你当不了突击手,我就转行干突击,这条路我替你走完。”

  君在我未至,我来君已远。当时面临移防的,还有仇善发和他已经怀孕6个月的妻子李红。

  仇善发是高雄的老班长,李红则是李诗佳同期入伍的战友。相似的成长经历,让他们更清楚坚守的这份艰难。怀孕的李红,各项孕检都是一个人去。“再坚强的女特战队员,也有柔弱的另一面。”仇善发说起此事时潸然泪下,“生活中,她也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母亲。”

  时至今日,仇善发心里都有一个大大的遗憾,女儿出生前他与妻子商定好:女儿“百天照”要拍一个全家福。如今从女儿“百天”算起,已经拖了6个月,仍未能实现。

  “移防是命令,军令如山。”当被问及“是否会对仇善发抱怨”时,李红摇摇头说:“都是特战队员,谁不理解谁啊。”

  “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从2017年结婚到现在,高雄和李诗佳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面对异地造成的种种不便,他们并没有自怨自艾。这对乐观的特战夫妻始终都认为,婚姻和感情需要靠两个人共同去经营。

  “我想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多花一点心思,有感情的礼物对方是能感受到的。”性子急、嗓门大的高雄,在部队闲暇之余经常为李诗佳手工“打造”礼物。

  今年春节前,奉命出国执教的李诗佳回国,和丈夫一起休假回家。一见面高雄就给了她一个惊喜——

  一个类似小灯笼的八角盒,每个面都可以打开,打开以后是高雄和李诗佳各个阶段的合影,每个合影下面配着一句话,记录着他们从相恋到结婚的不同瞬间。

  八个面都打开以后,中间还有八条颜色各异且打着绳结的绳子藏在每个面的背面。每条绳子拽出来是不同的小福袋,福袋里又各有“玄机”……

  收到这份礼物的李诗佳嘴上“责怪”高雄“不务正业”,但满眼都是幸福。

  两个特战队员,休假在一起的每一天,也有着与普通夫妻不同的“温存”。高雄笑着说,李诗佳会趁着高雄犯困的时候突然来一个锁喉;高雄也会在李诗佳取快递回来的路上考验她的侦察意识。乐此不疲的打闹是他们增进感情的一种“专属”方式,有时候对方一个眼神,就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几天之后,高雄和李诗佳又将各自归队,继续面对繁重的训练任务和相隔千里的异地生活……

  陈玉浩是“雪豹突击队”功绩颇丰的老特战队员,他的妻子洪雪冰是原武警黄金部队某部的一名军人。相恋时异地,相距1000余公里;结婚后还是异地,相距2000余公里……平时话不多还常被妻子嘲笑“情商低”的陈玉浩,曾对“距离”两个字颇为苦恼。

  特战队员的妻子,也得有特战队员的觉悟。面对生活中那些难以逾越的距离,洪雪冰有着自己的理解:快乐与距离无关,而与内心相连。

  高雄的微信签名上写着这么一句话:雷霆雨露,皆是春风。虽然双方单位都在竭尽所能地为这些双军人家庭创造着更多便利条件,但对于未来,高雄也坦言“不敢规划得太多”。现在柴米油盐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像是奢侈,“走好眼前的这一步,认真规划下一步,才是最实际的”。

  今年春节,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热映的时候,高雄和李诗佳去电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影片中“我选择希望”这句台词让李诗佳印象深刻:“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图片从上至下第二张说明:

  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李军 吴逸 摄

  高板墙是高雄和李诗佳都要在训练中面对的一道障碍物,曾经他们一遍遍翻越,如履平地。如今面对数千公里的距离,异地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又一道“高板墙”。“正视它,战胜它!”谈及生活中的困难,李诗佳洒脱地说。记者提议给他们拍摄一组“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在这道高板墙的左边,李诗佳笑靥如花,背后晴空万里;高板墙的右边,高雄刚刚结束训练,天空中细雨霏霏,似乎在轻轻诉说。

通过feibisi

喜娃从军记

  新华社长沙8月14日电 题:喜娃从军记

  王玉山、黄桂斌

  武警湖南省总队永州支队机动中队特战排班长王喜,说话时常会眯着眼睛咧嘴笑,喜感十足,战友们就给他起了个很萌的绰号“喜娃”。

  这个喜娃不简单。入伍7年,他多次与歹徒近身搏杀,立功无数,被评为第十九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从普通一兵到特战尖兵,喜娃的从军故事平凡又传奇。

  初心

  王喜的父亲是名曾参过战的民兵。

  小时候,喜娃是听着父亲讲述的战斗故事长大的:前面的战士倒下,后面的战士踏着血迹继续冲锋;过雷区时,战士们用身体滚地雷开辟道路……

  2005年,喜娃的家乡突发地震,子弟兵舍生忘死抗震救灾的场景,更加坚定他对军营的向往。

  18岁那年,喜娃应征体检,因患静脉曲张与军营擦肩而过;19岁时,又因重感冒体检不合格,再次无缘穿上军装。

  患了肝癌的父亲却一心希望儿子能够走进军营、保家卫国。2011年,父亲在弥留之际拉着喜娃的手说:“儿子,今年还要去验兵……”

  第三次,20岁的喜娃从军梦圆。

  蜕变

  梦想,总是随着思想的前进而改变。

  这一年,喜娃来到武警永州支队。新兵连第一课,长征途中红34师师长陈树湘在永州道县“断肠明志”、慷慨就义的壮举,让喜娃久久不能平静。他开始思考:要当一个什么样的兵?

  冬去春来,喜娃渐渐找到了方向。那就是:当一个好兵,当一个能打仗、打胜仗的精兵。

  入伍时,喜娃比同批战友平均大了二三岁,加上文化底子薄,理解能力差,柔韧性、灵敏度也差了一大截,不管是学习还是训练,总比战友慢半拍,很多时候还拖班里的后腿。

  山里娃不怕吃苦,喜娃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逼自己。

  为了尽快提升军事素质,他每天比别人提前半小时起床,推迟半小时休息;单双杠,别人做8个,他咬牙坚持30个;射击训练,他在枪管吊上装满水的水壶……

  就这样,喜娃奋力追赶,迎来蜕变。新训结业考核,他取得3个第一,被表彰为“训练标兵”。

  铸剑

  新兵下连时,喜娃选择成为一名特战队员。

  学理论、练技能,他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疯狂训练:练定力,他在枪管上摆弹壳,一趴就是一上午;练眼力,他成百上千次穿针引线;练耐力,无论酷暑寒冬,他每天坚持两个五公里武装越野。

  他刻苦钻研,摸索出“一挺、二正、三平”训练固定操枪姿势方法,收集影响狙击手射击的数据,绘制图表50余张,很快成为同年兵中第一个考核过关的特战队员,第二年还入了党。

  在喜娃看来,不管多苦多累,只要能当一名合格的特战队员,日子总是快乐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喜娃2013年参加支队军事比武获多个单项第一和全能第一,2014年参加总队特战比武荣获“三湘勇士”勋章,2015年代表总队参加总部特战尖子比武获团体第二名,2016年在“魔鬼周”极限训练中被评为武警部队“极限训练勇士”……

  百炼成钢,在部队这个大熔炉中,喜娃这把维稳处突、克敌制胜的尖刀利刃,愈加锋利。

  战斗

  入伍第三年,喜娃一战成名。

  2014年10月8日7时40分许,永州珠山中心小学3楼阳台,一名歹徒劫持一名五年级女生与警方对峙。

  喜娃和战友们闻令而动,迅速投入战斗。

  歹徒情绪暴躁,人质命悬一线。是当场击毙歹徒,还是索降突袭?喜娃和战友们面临两难选择。

  对喜娃而言,一枪毙敌比较容易,可以说是零风险,但考虑到现场是学校,喜娃不想让学生们看到血腥场面,心灵受到伤害,他最终建议选择了难度极大的索降。

  因教学楼结构限制,索降没有合适的支撑点,为避免歹徒发现也无法用保险绳,难度超乎想象。喜娃把索降绳的一头交到两名队友手中,冒险尝试从未训练过的无固定索降。

  绳索摇晃剧烈,稍不注意就可能碰到身后一米处的高压线。

  “突击!”就在歹徒企图将人质推下阳台的瞬间,喜娃用力一蹬4楼阳台外墙,利用惯性突入3楼阳台,两脚死死夹住人质,顺利将歹徒和人质分离。与此同时,抓捕队员飞身扑向歹徒,将其制服。

  整个解救过程不到5秒钟。直到歹徒被押走,搂在喜娃怀里的孩子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不怕死、不惧险,当先锋、打头阵。入伍7年来,喜娃先后参与公安禁毒、打黑等专项行动11次,摧毁3个暴恐组织联络点,抓获犯罪嫌疑人16人,被誉为“一号尖刀”。

  不忘初心,奋勇前进。喜娃从军记,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