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生态

通过feibisi

青海:求索三江源绿色发展新路

  新华社西宁8月5日电 题:青海:求索三江源绿色发展新路

  新华社记者江时强、李琳海

  这是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境内拍摄的昆仑山玉珠峰冰川一角(2017年8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宏祥 摄

  巍巍昆仑山,高耸直入云端;壮美三江源,见证高原巨变。

  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有“中华水塔”美誉的青海省,矢志不渝地把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任扛在肩上,践于行动。

  70年春风化雨,70年砥砺前行。

  伴随着共和国成长的脚步,青海算“绿色账”,走“绿色路”,打“绿色牌”,求索三江源绿色发展新路,在新一轮发展中赢得主动。

  完善顶层设计 搭建生态保护四梁八柱

  这是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境内拍摄的昆仑山玉珠峰一角(2017年8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宏祥 摄

  15年前,三江源牧民更尕南杰住在海拔近5000米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措里玛村。

  20世纪70年代起,由于不合理的人类活动,加之受全球气候变化因素的影响,三江源生态系统持续退化,鼠害频发、草场退化、土地沙化及沙漠化程度加深……

  2000年,国家正式成立全国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在国家总体规划三江源自然生态保护后,2004年,政府开始动员生活在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人们退牧还草,生态移民。

  更尕南杰成为最早响应国家三江源生态移民政策的人。当年他和镇上128户407名牧民群众,移民搬迁至格尔木市南郊居住。

  长江源村取名寓意“来自长江源头和饮水思源、不忘党的恩情”,这是老党员更尕南杰一直铭记在心的,他也亲眼见证了家乡绿色发展路。

  15年一晃而过。如今65岁的更尕南杰站在村口广场,说起生态新村变迁路,泪水夺眶而出。

  “刚来这里时,没有连绵的山峦、蜿蜒的河流,没有奔跑的牛羊和扬鞭的牧人,好几次我都想回到生活了半辈子的牧区。”更尕南杰说,后来这里先后建起小学、敬老院、文化广场,村里还有了垃圾填埋场,他和老伴强求卓玛日子过得安心自在,他老家的草场如今成为野驴、马鹿等野生动物的天堂。

  党的十八大以来,青海提出以生态文明理念协调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制定生态立省战略,建设生态文明先行区,确立生态保护优先理念,率先在全国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2013年12月,青海省实施了《青海省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总体方案》,成为全国第一个出台生态文明建设“总设计图”和“总施工图”的省份;2016年,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在三江源地区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总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占三江源面积的31.16%;2018年1月,国家发改委公布《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明确至2020年正式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

  截至目前,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累计投入超过180亿元。

  如今,青海生态文明建设的“四梁八柱”逐步筑牢,生态环保领域法治建设快马加鞭,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

  从顶层设计到全面部署,从最严格的制度到更严厉的法治,生态文明建设扎实有序推进,600万青海儿女深刻认识到:保护好三江源,保护好“中华水塔”,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是使命,更是己任。

  再现“千湖美景” 共建青藏高原秀美山川

  这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境内的年保玉则风光(5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宏祥 摄

  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三江源腹地的玛可河林区始建于1965年,这里平均海拔3600米,是青海省长江流域大渡河源头面积最大、分布最集中、海拔最高的一片天然原始林区,林区总面积152.7万亩,也是青海西南部重要的高原生物基因库。

  玛可河林业局局长薛长福说,玛可河林区为全国136家重点县级森工企业之一,当年生产商品材总量达70余万立方米,为青海当时的经济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老一辈伐木工清晰记得,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该林区每年采伐量超过1万立方米,很多木材出售到青海省会西宁和四川等地。

  1998年停止采伐后,该林区在全省率先启动天然林资源保护试点工程建设。2006年,玛可河林业局由森工企业转为事业单位,并在全国首个全面完成国有林场转制改革任务。

  “十三五”以来,玛可河林区森林蓄积量由410万立方米提高到483万立方米,林区森林覆盖率由森工生产时期的52.6%增加到69.58%。

  玛可河林区的变化是青海重视国土绿化和生态变迁的缩影。70年来,青海生态持续好转,草原、森林、湿地、冰川、河湖、荒漠等生态功能和自然生态系统稳定性全面提升。

  数据显示,1949年青海省森林覆盖率仅为0.29%,2018年青海完成营造林406万亩,新创建3个森林城镇、5个森林乡村、5个全国生态文化村,建设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1.29万亩,封禁保护沙化土地34.65万亩。

  从青海东部湟水谷地到西部柴达木戈壁,从北部祁连山麓到南部雪域江源,国土绿化等行动不断提速。荒山披上了绿装,沙地变成了绿洲,绿色给古老的高原带来生机。

  ——“中华水塔”丰盈充沛。从果洛州玛多县城出发,沿214国道向玉树三江源腹地行驶,便可看见星罗棋布的湖泊和沼泽。放眼望去,绵延的草原上,金光闪闪的湖泊如星辰散落大地,让人目不暇接,三江源头重现千湖美景。作为三江源头,青海每年向下游输送约600亿方源头活水,惠及全国20个省区和缅甸等澜(沧江)湄(公河)流域5个国家。

  ——环境质量持续改善。青海湿地面积跃居全国首位。15年来,青海湖增加的面积相当于56个西湖,主要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3.4%,全省涵盖水面、湿地、林草的蓝绿空间占比超过70%。

  ——野生动物数量增长。藏羚羊、普氏原羚种群数量比保护初期增长2倍以上,生物多样性逐步恢复。藏野驴、雪豹、白唇鹿等濒危动物种群数量恢复性增长,青海湖裸鲤资源蕴藏量比2002年增长34倍。

  目前,青海正开展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示范省建设,探索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有效经验。

  同护绿色江源 筑牢清水东流生态屏障

  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一条湟鱼在沙柳河中洄游(7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宏祥 摄

  夏日的玉树草原天气多变,牧民永塔骑着马,戴着印有“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员”字样的红色袖章进行草原巡护,风雨无阻。

  永塔家住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杂多县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地处澜沧江源头,目前被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

  “过去我只看看家里的牧草长势,以及牛羊壮不壮。现在草场被网格化划分,在我负责的区域里,这里的山水林田湖草和野生动物都是我日常巡护的对象。”永塔说。

  经过政府多年生态治理,目前三江源草地退化趋势得以遏制,水资源量、草地覆盖面积持续增加,雪豹等野生动物也经常在永塔家乡出没。

  “青海省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及生态资产评估”项目成果显示,全省生态资产总价值为18.39万亿元,其中,三江源区生态资产价值12.66万亿元,占68.9%。

  保护好生态就是最大的民生。截至2017年底,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已设置生态公益岗位超过1万个,户均年收入增加21600元。他们一半以上是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

  看到变化的,还有来自可可西里的巡山队员龙周才加。2年前,在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位于三江源长江源园区的可可西里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

  保护好可可西里这片净土是青海向世界的庄严承诺。

  2年过去,龙周才加和队员们巡山的道路不再孤单,更多人参与到可可西里生态保护的行列。

  19岁的袁毅恒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今年7月28日,他和同行者一起来到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做志愿者。

  “可可西里是无人区,看到还有这么多巡山队员坚守在这里让我们感动,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向世界展示中国为保护生态所付出的努力。”袁毅恒说。

  70年弹指一挥间,沧海变桑田,但不变的是高原人民“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大美江源”的初心。

  如今,生态文明已成为青海干部群众共同的价值追求,各族群众用绿色出行、垃圾分类、节约用水、绿色消费的实际行动,奏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绚丽乐章。

  “从三江源一期工程启动,二期工程有序推进,又到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实施,青海在生态保护建设中走过了不平凡的岁月,以三江源生态保护为标志的青海生态文明建设必将实现历史性大跨越。”青海省林草局局长李晓南说。

  青海省委主要负责人指出,经过长期不懈努力,青海生态文明建设成效逐步显现,森林生态系统功能不断提高,草原生态系统功能有效恢复,湿地生态系统面积明显增加,荒漠生态系统面积持续缩减,生物多样性得到保护,环境质量全面改善,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为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和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作出了青海贡献。

通过feibisi

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新华社兰州8月4日电 题: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新华社记者任卫东、姜伟超、程楠

  100多年前,左宗棠在这里哀叹“陇中苦瘠甲于天下”。而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正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随着国家一个个大布局、大战略、大规划的实施,借助“一带一路”建设,这片新中国扶贫开发的出发之地,正在用“绿色”谋未来,一幅幅壮美的生态发展画卷徐徐展开。

  这里,是甘肃!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1)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一列货车从兰渝铁路甘肃陇南境内的汉王特大桥上驶过(2018年9月2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生态蜕变 绿色脱贫

  有一种脱贫叫“蜕变”。

  定西,年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三成。不毛的土山、漫天的黄土和山坡上的放羊人,是人们最深的记忆。风沙吹了一年又一年,吹得人们脸上的皱纹像沟壑一样深。这里的人盼雨又怕雨,一毛不生的山沟遇雨就变洪水,老百姓常哀叹旱地多水灾!

  而今,如果像鸟儿一样飞越黄土高原,俯瞰这里的山川丘陵,你会发现黄土高原和群山梁峁之间,不时出现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林木,生机勃勃,茁壮成长,绿意盎然。

  借着“绿色”的东风,定西市“中国药都”的影响力大幅提升,“中国薯都”的名气越来越响。

  生态蜕变,黄土地不再生长贫穷。

  7月下旬,离定西市300多公里的秦巴山区深处,陇南市徽县群山滴翠,花香四溢。该县大河店镇硬湾村曾是当地最贫困的村庄之一,因为道路难行,诗人杜甫还曾在这里留下“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的诗句。

  这两年,扶贫干部组织村民成立了蜜蜂养殖合作社,充分利用当地的“原生态”环境发展蜂蜜产业。2000多箱蜜蜂,每箱每年可带来三四千元收入,硬湾村靠此实现了整体脱贫。

  村民们对于绿色的理解也有了不同。现在大家对于树木和环境的爱护胜过金钱,因为“只有树木多、环境优,收入才能高”。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3)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陇南市徽县嘉陵镇稻坪村股民分红大会现场(2019年1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事实证明,扶贫之路和生态之路是一条路。

  2018年,甘肃省18个县市区退出贫困县序列,毫无例外,都是生态和小康“同步走”。

  如今依托旅游扶贫,好风光、好山水渐渐成为甘肃一些贫困群众致富增收的“金山银山”。

  政府顺势而为,从去年开始,甘肃省省级财政每年安排1亿元,扶持500个村发展乡村旅游,创建206个旅游示范村,新建1万户标准农家乐。力争到2020年,通过发展旅游带动脱贫的人数占总脱贫人数20%以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9)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游客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帐篷城度假区游玩(2018年8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传统产业“脱胎换骨” 新兴产业“强筋壮骨”

  “甘肃正在实现一场绿色蝶变。”5月份举办的第二届“甘肃·祁连山高峰论坛”上,许多专家表示,通过紧抓十大生态产业大发力,甘肃正在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数据是最好的佐证。2018年,甘肃省十大生态产业完成增加值1511.3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的18.3%,增长6.7%;今年一季度,十大生态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4%,占全省GDP的比例提高到21.1%,成为推动甘肃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新动能、新支撑。

  向绿,是痛定思痛后的转型。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10)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村民扎西拉毛(左)在自家的牧家乐里为游客倒奶茶(2018年8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018年1月份,甘肃省将推动绿色发展崛起、构建生态产业体系作为发展主攻方向,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循环农业、中医中药、文化旅游、通道物流、数据信息、军民融合、先进制造等十大生态产业有了“作战图”“施工图”。

  酒钢集团超低排放改造工程,是生态产业中清洁生产产业的带动性工程。酒钢能源中心热动总工程师文博告诉记者,目前,酒钢集团已完成多台机组改造,减排效果明显,“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和烟尘都实现了超低排放,其余机组的超低排放改造将在今年完成。”

  在有限资源与消费扩张、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甘肃省正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一大批新兴产业已显露勃勃生机。在甘肃,循环经济让老工业基地重新焕发青春,不少企业正跃跃欲试角逐新兴行业龙头。

  这场生态发展“竞速”,鸣枪就是冲刺。

  在白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甘肃康视达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内机器轰鸣。这个坐落在写字楼里的“无垃圾、无废水、无污染”工厂,已是国内生产能力最强的彩色隐形眼镜生产企业之一。

  甘肃省统计显示,2018年该省生产总值超过8200亿元,较新中国成立之初增长了600多倍。其中,高端装备制造、智能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均保持较高增速。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2)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陇南市成县西狭颂景区秋景(2018年10月16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生态发展不仅给老工业基地带来新动能,也借助新农业让昔日的戈壁荒滩绿意渐浓。在甘肃河西走廊的酒泉市肃州区,现代丝路寒旱农业已成为当地人的“菜篮子”“钱袋子”。

  肃州区总寨镇沙河村的一座温室大棚内,农民范立德拿出手机,打开“大棚管家”手机客户端,点击“卷帘打开”选项,棚顶的保温布随即缓缓掀开,室内顿时凉风徐徐。

  “过去,这里是一片荒滩;如今,能在石头上发家,真是没想到。”范立德说。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7)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总寨镇村民范立德在戈壁农业产业园的日光温室内查看蔬菜生长情况(2018年4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甘肃省计划到2025年形成现代丝路寒旱农业面积30万亩,生产蔬菜、果品、食用菌等园艺作物250万吨,实现年产值120亿元,力争把河西走廊地区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西菜东调等蔬菜供应的重要基地。

  以区位优势构建大开放新格局

  今年4月,一批产自甘肃的建材、苹果和来自东部省份的服装鞋帽等产品在甘肃兰州集结后,乘坐南亚国际班列运往尼泊尔。

  全长近7000公里的陆上丝绸之路,在甘肃省境内绵延1600多公里,甘肃省也由此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黄金段,与中亚、欧洲、南亚、东盟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经贸往来、人文交流方面的合作不断加强,向西、向南开放速度不断加快,丝路古道迎来多向开放繁荣。

  向南开放的通道不止如此。2017年9月,兰渝铁路开通,西部地区货物沿该条铁路向南经重庆、贵州、广西等省区市,形成了贸易最便捷的“陆海新通道”。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6)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兰州至乌鲁木齐“西部快运”品牌货运列车在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分公司厂区内开行(2016年8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017年以来,甘肃省已经发运“陆海新通道”班列30多列,大西北的铝材、洋葱等不断“南下”,东南亚地区的冰鲜产品和热带水果随之“北上”,丰富了西北地区人们的餐桌。

  目前,甘肃省已经建成兰州、武威国际陆港以及兰州、敦煌国际空港,天水国际陆港、嘉峪关国际空港也在规划建设中,甘肃省“三大陆港、三大空港”开放平台逐渐形成,推动包括甘肃在内的西部地区不断“引进来、走出去”。

  兰州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甘肃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进出口额达47.8亿元,同比增长6%,成为甘肃省外贸增长新亮点。频繁的经贸往来,带动了甘肃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人文、医学、建筑等多个领域的密切交流。

  兰州新区作为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借助“一带一路”东风正在快速崛起。目前建成综合保税区、中川国际航空港、中川铁路口岸等多个对外开放平台,形成了以铁路、公路、航空为基础的立体交通枢纽体系,并列入全国第二批空铁海公多式联运示范工程。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甘肃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通道优势进一步凸显。向西,面向中亚、西亚等地的战略通道、商贸物流枢纽和人文交流基地领先起航;向南,与东南亚“一路”与“一带”的联通越发紧密。截至2018年底,甘肃省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394.7亿元,增长21%,增速比上年提高44.9个百分点,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22.9%。

  甘肃以区位优势构建大开放新格局,正在从内陆腹地走到开放前沿。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4)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游客在甘肃省白银市火焰山国家矿山公园内参观蒸汽机车(2019年6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通过feibisi

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新华社兰州8月4日电 题: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新华社记者任卫东、姜伟超、程楠

  100多年前,左宗棠在这里哀叹“陇中苦瘠甲于天下”。而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正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随着国家一个个大布局、大战略、大规划的实施,借助“一带一路”建设,这片新中国扶贫开发的出发之地,正在用“绿色”谋未来,一幅幅壮美的生态发展画卷徐徐展开。

  这里,是甘肃!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1)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一列货车从兰渝铁路甘肃陇南境内的汉王特大桥上驶过(2018年9月2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生态蜕变 绿色脱贫

  有一种脱贫叫“蜕变”。

  定西,年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三成。不毛的土山、漫天的黄土和山坡上的放羊人,是人们最深的记忆。风沙吹了一年又一年,吹得人们脸上的皱纹像沟壑一样深。这里的人盼雨又怕雨,一毛不生的山沟遇雨就变洪水,老百姓常哀叹旱地多水灾!

  而今,如果像鸟儿一样飞越黄土高原,俯瞰这里的山川丘陵,你会发现黄土高原和群山梁峁之间,不时出现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林木,生机勃勃,茁壮成长,绿意盎然。

  借着“绿色”的东风,定西市“中国药都”的影响力大幅提升,“中国薯都”的名气越来越响。

  生态蜕变,黄土地不再生长贫穷。

  7月下旬,离定西市300多公里的秦巴山区深处,陇南市徽县群山滴翠,花香四溢。该县大河店镇硬湾村曾是当地最贫困的村庄之一,因为道路难行,诗人杜甫还曾在这里留下“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的诗句。

  这两年,扶贫干部组织村民成立了蜜蜂养殖合作社,充分利用当地的“原生态”环境发展蜂蜜产业。2000多箱蜜蜂,每箱每年可带来三四千元收入,硬湾村靠此实现了整体脱贫。

  村民们对于绿色的理解也有了不同。现在大家对于树木和环境的爱护胜过金钱,因为“只有树木多、环境优,收入才能高”。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3)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陇南市徽县嘉陵镇稻坪村股民分红大会现场(2019年1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事实证明,扶贫之路和生态之路是一条路。

  2018年,甘肃省18个县市区退出贫困县序列,毫无例外,都是生态和小康“同步走”。

  如今依托旅游扶贫,好风光、好山水渐渐成为甘肃一些贫困群众致富增收的“金山银山”。

  政府顺势而为,从去年开始,甘肃省省级财政每年安排1亿元,扶持500个村发展乡村旅游,创建206个旅游示范村,新建1万户标准农家乐。力争到2020年,通过发展旅游带动脱贫的人数占总脱贫人数20%以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9)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游客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帐篷城度假区游玩(2018年8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传统产业“脱胎换骨” 新兴产业“强筋壮骨”

  “甘肃正在实现一场绿色蝶变。”5月份举办的第二届“甘肃·祁连山高峰论坛”上,许多专家表示,通过紧抓十大生态产业大发力,甘肃正在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数据是最好的佐证。2018年,甘肃省十大生态产业完成增加值1511.3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的18.3%,增长6.7%;今年一季度,十大生态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4%,占全省GDP的比例提高到21.1%,成为推动甘肃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新动能、新支撑。

  向绿,是痛定思痛后的转型。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10)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村民扎西拉毛(左)在自家的牧家乐里为游客倒奶茶(2018年8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018年1月份,甘肃省将推动绿色发展崛起、构建生态产业体系作为发展主攻方向,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循环农业、中医中药、文化旅游、通道物流、数据信息、军民融合、先进制造等十大生态产业有了“作战图”“施工图”。

  酒钢集团超低排放改造工程,是生态产业中清洁生产产业的带动性工程。酒钢能源中心热动总工程师文博告诉记者,目前,酒钢集团已完成多台机组改造,减排效果明显,“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和烟尘都实现了超低排放,其余机组的超低排放改造将在今年完成。”

  在有限资源与消费扩张、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甘肃省正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一大批新兴产业已显露勃勃生机。在甘肃,循环经济让老工业基地重新焕发青春,不少企业正跃跃欲试角逐新兴行业龙头。

  这场生态发展“竞速”,鸣枪就是冲刺。

  在白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甘肃康视达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内机器轰鸣。这个坐落在写字楼里的“无垃圾、无废水、无污染”工厂,已是国内生产能力最强的彩色隐形眼镜生产企业之一。

  甘肃省统计显示,2018年该省生产总值超过8200亿元,较新中国成立之初增长了600多倍。其中,高端装备制造、智能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均保持较高增速。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2)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陇南市成县西狭颂景区秋景(2018年10月16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生态发展不仅给老工业基地带来新动能,也借助新农业让昔日的戈壁荒滩绿意渐浓。在甘肃河西走廊的酒泉市肃州区,现代丝路寒旱农业已成为当地人的“菜篮子”“钱袋子”。

  肃州区总寨镇沙河村的一座温室大棚内,农民范立德拿出手机,打开“大棚管家”手机客户端,点击“卷帘打开”选项,棚顶的保温布随即缓缓掀开,室内顿时凉风徐徐。

  “过去,这里是一片荒滩;如今,能在石头上发家,真是没想到。”范立德说。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7)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总寨镇村民范立德在戈壁农业产业园的日光温室内查看蔬菜生长情况(2018年4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甘肃省计划到2025年形成现代丝路寒旱农业面积30万亩,生产蔬菜、果品、食用菌等园艺作物250万吨,实现年产值120亿元,力争把河西走廊地区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西菜东调等蔬菜供应的重要基地。

  以区位优势构建大开放新格局

  今年4月,一批产自甘肃的建材、苹果和来自东部省份的服装鞋帽等产品在甘肃兰州集结后,乘坐南亚国际班列运往尼泊尔。

  全长近7000公里的陆上丝绸之路,在甘肃省境内绵延1600多公里,甘肃省也由此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黄金段,与中亚、欧洲、南亚、东盟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经贸往来、人文交流方面的合作不断加强,向西、向南开放速度不断加快,丝路古道迎来多向开放繁荣。

  向南开放的通道不止如此。2017年9月,兰渝铁路开通,西部地区货物沿该条铁路向南经重庆、贵州、广西等省区市,形成了贸易最便捷的“陆海新通道”。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6)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兰州至乌鲁木齐“西部快运”品牌货运列车在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分公司厂区内开行(2016年8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017年以来,甘肃省已经发运“陆海新通道”班列30多列,大西北的铝材、洋葱等不断“南下”,东南亚地区的冰鲜产品和热带水果随之“北上”,丰富了西北地区人们的餐桌。

  目前,甘肃省已经建成兰州、武威国际陆港以及兰州、敦煌国际空港,天水国际陆港、嘉峪关国际空港也在规划建设中,甘肃省“三大陆港、三大空港”开放平台逐渐形成,推动包括甘肃在内的西部地区不断“引进来、走出去”。

  兰州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甘肃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进出口额达47.8亿元,同比增长6%,成为甘肃省外贸增长新亮点。频繁的经贸往来,带动了甘肃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人文、医学、建筑等多个领域的密切交流。

  兰州新区作为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借助“一带一路”东风正在快速崛起。目前建成综合保税区、中川国际航空港、中川铁路口岸等多个对外开放平台,形成了以铁路、公路、航空为基础的立体交通枢纽体系,并列入全国第二批空铁海公多式联运示范工程。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甘肃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通道优势进一步凸显。向西,面向中亚、西亚等地的战略通道、商贸物流枢纽和人文交流基地领先起航;向南,与东南亚“一路”与“一带”的联通越发紧密。截至2018年底,甘肃省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394.7亿元,增长21%,增速比上年提高44.9个百分点,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22.9%。

  甘肃以区位优势构建大开放新格局,正在从内陆腹地走到开放前沿。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4)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游客在甘肃省白银市火焰山国家矿山公园内参观蒸汽机车(2019年6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通过feibisi

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新华社兰州8月4日电 题: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新华社记者任卫东、姜伟超、程楠

  100多年前,左宗棠在这里哀叹“陇中苦瘠甲于天下”。而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正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随着国家一个个大布局、大战略、大规划的实施,借助“一带一路”建设,这片新中国扶贫开发的出发之地,正在用“绿色”谋未来,一幅幅壮美的生态发展画卷徐徐展开。

  这里,是甘肃!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1)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一列货车从兰渝铁路甘肃陇南境内的汉王特大桥上驶过(2018年9月2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生态蜕变 绿色脱贫

  有一种脱贫叫“蜕变”。

  定西,年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三成。不毛的土山、漫天的黄土和山坡上的放羊人,是人们最深的记忆。风沙吹了一年又一年,吹得人们脸上的皱纹像沟壑一样深。这里的人盼雨又怕雨,一毛不生的山沟遇雨就变洪水,老百姓常哀叹旱地多水灾!

  而今,如果像鸟儿一样飞越黄土高原,俯瞰这里的山川丘陵,你会发现黄土高原和群山梁峁之间,不时出现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林木,生机勃勃,茁壮成长,绿意盎然。

  借着“绿色”的东风,定西市“中国药都”的影响力大幅提升,“中国薯都”的名气越来越响。

  生态蜕变,黄土地不再生长贫穷。

  7月下旬,离定西市300多公里的秦巴山区深处,陇南市徽县群山滴翠,花香四溢。该县大河店镇硬湾村曾是当地最贫困的村庄之一,因为道路难行,诗人杜甫还曾在这里留下“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的诗句。

  这两年,扶贫干部组织村民成立了蜜蜂养殖合作社,充分利用当地的“原生态”环境发展蜂蜜产业。2000多箱蜜蜂,每箱每年可带来三四千元收入,硬湾村靠此实现了整体脱贫。

  村民们对于绿色的理解也有了不同。现在大家对于树木和环境的爱护胜过金钱,因为“只有树木多、环境优,收入才能高”。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3)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陇南市徽县嘉陵镇稻坪村股民分红大会现场(2019年1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事实证明,扶贫之路和生态之路是一条路。

  2018年,甘肃省18个县市区退出贫困县序列,毫无例外,都是生态和小康“同步走”。

  如今依托旅游扶贫,好风光、好山水渐渐成为甘肃一些贫困群众致富增收的“金山银山”。

  政府顺势而为,从去年开始,甘肃省省级财政每年安排1亿元,扶持500个村发展乡村旅游,创建206个旅游示范村,新建1万户标准农家乐。力争到2020年,通过发展旅游带动脱贫的人数占总脱贫人数20%以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9)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游客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帐篷城度假区游玩(2018年8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传统产业“脱胎换骨” 新兴产业“强筋壮骨”

  “甘肃正在实现一场绿色蝶变。”5月份举办的第二届“甘肃·祁连山高峰论坛”上,许多专家表示,通过紧抓十大生态产业大发力,甘肃正在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数据是最好的佐证。2018年,甘肃省十大生态产业完成增加值1511.3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的18.3%,增长6.7%;今年一季度,十大生态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4%,占全省GDP的比例提高到21.1%,成为推动甘肃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新动能、新支撑。

  向绿,是痛定思痛后的转型。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10)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村民扎西拉毛(左)在自家的牧家乐里为游客倒奶茶(2018年8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018年1月份,甘肃省将推动绿色发展崛起、构建生态产业体系作为发展主攻方向,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循环农业、中医中药、文化旅游、通道物流、数据信息、军民融合、先进制造等十大生态产业有了“作战图”“施工图”。

  酒钢集团超低排放改造工程,是生态产业中清洁生产产业的带动性工程。酒钢能源中心热动总工程师文博告诉记者,目前,酒钢集团已完成多台机组改造,减排效果明显,“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和烟尘都实现了超低排放,其余机组的超低排放改造将在今年完成。”

  在有限资源与消费扩张、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甘肃省正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一大批新兴产业已显露勃勃生机。在甘肃,循环经济让老工业基地重新焕发青春,不少企业正跃跃欲试角逐新兴行业龙头。

  这场生态发展“竞速”,鸣枪就是冲刺。

  在白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甘肃康视达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内机器轰鸣。这个坐落在写字楼里的“无垃圾、无废水、无污染”工厂,已是国内生产能力最强的彩色隐形眼镜生产企业之一。

  甘肃省统计显示,2018年该省生产总值超过8200亿元,较新中国成立之初增长了600多倍。其中,高端装备制造、智能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均保持较高增速。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2)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陇南市成县西狭颂景区秋景(2018年10月16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生态发展不仅给老工业基地带来新动能,也借助新农业让昔日的戈壁荒滩绿意渐浓。在甘肃河西走廊的酒泉市肃州区,现代丝路寒旱农业已成为当地人的“菜篮子”“钱袋子”。

  肃州区总寨镇沙河村的一座温室大棚内,农民范立德拿出手机,打开“大棚管家”手机客户端,点击“卷帘打开”选项,棚顶的保温布随即缓缓掀开,室内顿时凉风徐徐。

  “过去,这里是一片荒滩;如今,能在石头上发家,真是没想到。”范立德说。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7)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总寨镇村民范立德在戈壁农业产业园的日光温室内查看蔬菜生长情况(2018年4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甘肃省计划到2025年形成现代丝路寒旱农业面积30万亩,生产蔬菜、果品、食用菌等园艺作物250万吨,实现年产值120亿元,力争把河西走廊地区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西菜东调等蔬菜供应的重要基地。

  以区位优势构建大开放新格局

  今年4月,一批产自甘肃的建材、苹果和来自东部省份的服装鞋帽等产品在甘肃兰州集结后,乘坐南亚国际班列运往尼泊尔。

  全长近7000公里的陆上丝绸之路,在甘肃省境内绵延1600多公里,甘肃省也由此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黄金段,与中亚、欧洲、南亚、东盟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经贸往来、人文交流方面的合作不断加强,向西、向南开放速度不断加快,丝路古道迎来多向开放繁荣。

  向南开放的通道不止如此。2017年9月,兰渝铁路开通,西部地区货物沿该条铁路向南经重庆、贵州、广西等省区市,形成了贸易最便捷的“陆海新通道”。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6)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兰州至乌鲁木齐“西部快运”品牌货运列车在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分公司厂区内开行(2016年8月30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2017年以来,甘肃省已经发运“陆海新通道”班列30多列,大西北的铝材、洋葱等不断“南下”,东南亚地区的冰鲜产品和热带水果随之“北上”,丰富了西北地区人们的餐桌。

  目前,甘肃省已经建成兰州、武威国际陆港以及兰州、敦煌国际空港,天水国际陆港、嘉峪关国际空港也在规划建设中,甘肃省“三大陆港、三大空港”开放平台逐渐形成,推动包括甘肃在内的西部地区不断“引进来、走出去”。

  兰州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甘肃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进出口额达47.8亿元,同比增长6%,成为甘肃省外贸增长新亮点。频繁的经贸往来,带动了甘肃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人文、医学、建筑等多个领域的密切交流。

  兰州新区作为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借助“一带一路”东风正在快速崛起。目前建成综合保税区、中川国际航空港、中川铁路口岸等多个对外开放平台,形成了以铁路、公路、航空为基础的立体交通枢纽体系,并列入全国第二批空铁海公多式联运示范工程。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甘肃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通道优势进一步凸显。向西,面向中亚、西亚等地的战略通道、商贸物流枢纽和人文交流基地领先起航;向南,与东南亚“一路”与“一带”的联通越发紧密。截至2018年底,甘肃省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394.7亿元,增长21%,增速比上年提高44.9个百分点,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22.9%。

  甘肃以区位优势构建大开放新格局,正在从内陆腹地走到开放前沿。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图文互动)(4)以“绿色”身姿站上发展前沿——甘肃绿色转型发展纪实

游客在甘肃省白银市火焰山国家矿山公园内参观蒸汽机车(2019年6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通过feibisi

“山绿、人乐、虎归来”——黑龙江国有林区“绿色转型”见闻

  新华社哈尔滨8月3日电 题:“山绿、人乐、虎归来”——黑龙江国有林区“绿色转型”见闻

  新华社记者强勇、王松

  黑龙江省地处我国北部边陲,肩负保障国家生态安全的重大责任。2014年4月,黑龙江在全国第一个启动国有林区全面停伐天然林,加快“绿色转型”。几年来,成效彰显,“山绿、人乐、虎归来”的画卷徐徐展开。

  伐木工变身护林者

  58岁的刘进国曾是伐木工人,现在成了护林员。这位伊春市翠峦林业局解放经营所的林业工人,和同事巡护着10000多公顷山林,每天都要走上两三万步。“山里树多了、草密了、空气更新鲜。”他说。

  伊春市是我国重点国有林区,一直为国家建设提供优质木材。长期采伐,破坏了林业资源。“停伐前,可开采林木仅占1/10。”伊春市林草局副调研员吴立生说。

  2013年12月,伊春在省内率先全面停伐。不少像刘进国一样的伐木工,成为育林人、护林人,林区生产职能也由木材生产转为资源管护、森林培育等。停伐以来,伊春林木蓄积量增至3.48亿立方米,建立自然保护区20多处,入选首批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

  全面停伐意味着黑龙江向森林过度索取时代的终结。昔日满载原木呼啸奔驰的森林小火车驶进历史,“林区迎客不用酒,捧出绿色就醉人”成了新时尚。仅2018年,有林地面积占全省天然林面积约4成的龙江森工集团,森林抚育达521万亩,森林覆被率增加0.17个百分点。

  生态趋好 虎豹频现

  今年5月,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林业局工作人员整理年初远红外相机数据时,在4个不同监测点5次发现1只母虎带着3只幼虎。专家鉴定,这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试点以来,黑龙江首次在野外拍摄到东北虎家族。

  东北虎一窝一般产仔2-4只,受野外环境限制,存活3只幼虎的情况少见。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周绍春等专家判断,3只幼虎为半岁左右,并经过影像比对,确定携带3只幼虎的母虎是该地区多次拍摄到的定居虎之一。

  停伐以来生态环境趋好,黑龙江森工系统所属23个林业局中,已有半数以上发现虎豹踪迹。仅绥阳局,近两年在园区内发现至少10只东北虎出没,数量是此前10年的两倍多。

  黑龙江同时打出停伐、恢复植被、建设保护区等组合拳,加紧修复生态系统。国家林草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姜广顺说,东北虎处于食物链顶端,生存地区须有完整食物链,停伐等举措为野生动物提供了良好环境。据绥阳局监测,野猪每平方公里增至1.79只,狍子增至2.8只,野生动物种群呈恢复性趋势。

  借“绿”生金 坚定共识

  斧锯入库,森林食品、药材种植、生态旅游……记者了解,“绿色转型”改变了黑龙江林区长期以来靠山吃山的传统发展方式。林区从单纯开发木材走向综合开发非林非木资源。

  龙江森工集团在保生态、促转型发展思路下,2018年实现总产值389亿元,同比增长8.6%。其中接待游客同比增长11.5%,森林食品业同比增长16.1%,均大幅提升。

  伊春市发展森林旅游、食品、药材等5大新产业,其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至47.6%。上甘岭林业局溪水森林经营所3年前只有1家农家乐,现在达到34家。曾是伐木工人的刘养顺变成经营农家乐的能手,年接待游客1万余人、纯收入12万元左右。“收入是过去好几倍。”他说。

  通过向林中转、林下转、公益岗位托底等,停伐后伊春7万多林业富余职工的大部分已得到安置。翠峦区设立了省级生态经济开发区,承接林业经济林中发展项目,入驻规模较大企业35户,产值14.2亿元。其中蓝莓园种植蓝莓8600亩,带动种植农户450人,季节性用工600余人。

  虽然提高林区职工生活水平的任务仍然繁重,但绿色发展已成为共识。

通过feibisi

“山绿、人乐、虎归来”——黑龙江国有林区“绿色转型”见闻

  新华社哈尔滨8月3日电 题:“山绿、人乐、虎归来”——黑龙江国有林区“绿色转型”见闻

  新华社记者强勇、王松

  黑龙江省地处我国北部边陲,肩负保障国家生态安全的重大责任。2014年4月,黑龙江在全国第一个启动国有林区全面停伐天然林,加快“绿色转型”。几年来,成效彰显,“山绿、人乐、虎归来”的画卷徐徐展开。

  伐木工变身护林者

  58岁的刘进国曾是伐木工人,现在成了护林员。这位伊春市翠峦林业局解放经营所的林业工人,和同事巡护着10000多公顷山林,每天都要走上两三万步。“山里树多了、草密了、空气更新鲜。”他说。

  伊春市是我国重点国有林区,一直为国家建设提供优质木材。长期采伐,破坏了林业资源。“停伐前,可开采林木仅占1/10。”伊春市林草局副调研员吴立生说。

  2013年12月,伊春在省内率先全面停伐。不少像刘进国一样的伐木工,成为育林人、护林人,林区生产职能也由木材生产转为资源管护、森林培育等。停伐以来,伊春林木蓄积量增至3.48亿立方米,建立自然保护区20多处,入选首批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

  全面停伐意味着黑龙江向森林过度索取时代的终结。昔日满载原木呼啸奔驰的森林小火车驶进历史,“林区迎客不用酒,捧出绿色就醉人”成了新时尚。仅2018年,有林地面积占全省天然林面积约4成的龙江森工集团,森林抚育达521万亩,森林覆被率增加0.17个百分点。

  生态趋好 虎豹频现

  今年5月,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林业局工作人员整理年初远红外相机数据时,在4个不同监测点5次发现1只母虎带着3只幼虎。专家鉴定,这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试点以来,黑龙江首次在野外拍摄到东北虎家族。

  东北虎一窝一般产仔2-4只,受野外环境限制,存活3只幼虎的情况少见。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周绍春等专家判断,3只幼虎为半岁左右,并经过影像比对,确定携带3只幼虎的母虎是该地区多次拍摄到的定居虎之一。

  停伐以来生态环境趋好,黑龙江森工系统所属23个林业局中,已有半数以上发现虎豹踪迹。仅绥阳局,近两年在园区内发现至少10只东北虎出没,数量是此前10年的两倍多。

  黑龙江同时打出停伐、恢复植被、建设保护区等组合拳,加紧修复生态系统。国家林草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姜广顺说,东北虎处于食物链顶端,生存地区须有完整食物链,停伐等举措为野生动物提供了良好环境。据绥阳局监测,野猪每平方公里增至1.79只,狍子增至2.8只,野生动物种群呈恢复性趋势。

  借“绿”生金 坚定共识

  斧锯入库,森林食品、药材种植、生态旅游……记者了解,“绿色转型”改变了黑龙江林区长期以来靠山吃山的传统发展方式。林区从单纯开发木材走向综合开发非林非木资源。

  龙江森工集团在保生态、促转型发展思路下,2018年实现总产值389亿元,同比增长8.6%。其中接待游客同比增长11.5%,森林食品业同比增长16.1%,均大幅提升。

  伊春市发展森林旅游、食品、药材等5大新产业,其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至47.6%。上甘岭林业局溪水森林经营所3年前只有1家农家乐,现在达到34家。曾是伐木工人的刘养顺变成经营农家乐的能手,年接待游客1万余人、纯收入12万元左右。“收入是过去好几倍。”他说。

  通过向林中转、林下转、公益岗位托底等,停伐后伊春7万多林业富余职工的大部分已得到安置。翠峦区设立了省级生态经济开发区,承接林业经济林中发展项目,入驻规模较大企业35户,产值14.2亿元。其中蓝莓园种植蓝莓8600亩,带动种植农户450人,季节性用工600余人。

  虽然提高林区职工生活水平的任务仍然繁重,但绿色发展已成为共识。

通过feibisi

林业生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在青海发行

  新华社西宁8月3日电(记者 张子琪)近日,林业生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由青海省政府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标志着青海省林业生态项目建设顺利开辟出新的投融资渠道。

  据青海省林草局规划财务处处长赵海平介绍,本期债券发行金额1亿元,期限7年,按年付息,发行利率为地方债基准利率3.44%。专项债券还本付息来源于项目收益,债务风险也锁定在项目内,并按照市场规则及时向投资者披露项目信息。

  据了解,此次债券将重点用于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建设。2018年,青海省湟水河流域规模化林场建设纳入国家试点。不同于其他依靠国家财政资金投入的项目,湟水规模化林场试点本身就是一个机制体制创新的社会融资项目。“总投资预计99.12亿元,资金缺口大,这时就亟需地方转变观念,主动作为。”赵海平说。

  业内人士表示,专项债券的发行将生态投入和产出平衡起来,最终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三者合一,将为全国生态保护项目融资提供有益借鉴。

通过feibisi

林业生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在青海发行

  新华社西宁8月3日电(记者 张子琪)近日,林业生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由青海省政府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标志着青海省林业生态项目建设顺利开辟出新的投融资渠道。

  据青海省林草局规划财务处处长赵海平介绍,本期债券发行金额1亿元,期限7年,按年付息,发行利率为地方债基准利率3.44%。专项债券还本付息来源于项目收益,债务风险也锁定在项目内,并按照市场规则及时向投资者披露项目信息。

  据了解,此次债券将重点用于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建设。2018年,青海省湟水河流域规模化林场建设纳入国家试点。不同于其他依靠国家财政资金投入的项目,湟水规模化林场试点本身就是一个机制体制创新的社会融资项目。“总投资预计99.12亿元,资金缺口大,这时就亟需地方转变观念,主动作为。”赵海平说。

  业内人士表示,专项债券的发行将生态投入和产出平衡起来,最终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三者合一,将为全国生态保护项目融资提供有益借鉴。

通过feibisi

让大熊猫栖息地变成生态天堂——四川积极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探索

  新华社成都8月3日电 题:让大熊猫栖息地变成生态天堂——四川积极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探索

  新华社记者张超群

  1300多只野生大熊猫生活在四川,占全国总数的74%。四川积极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努力把大熊猫的栖息地变成生态天堂,为“国宝”提供更高层次的保障。

  合理划界 建立三级管理体系

  规划中的大熊猫国家公园面积为27134平方公里,四川片区20177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74.36%。

  针对此前划入公园部分区域熊猫活动少、人类生产生活设施多的问题,四川按照“把最应该保护的地方完整地保护起来”的要求,在2017年国家公园勘界基础上,对范围做了再确定和微调,调整后的国家公园内有野生大熊猫1205只,做到“总面积不减、栖息地面积不减、保护大熊猫数量不减、核心区比例不减”。

  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局2018年10月29日正式挂牌后,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11月加挂“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省管理局”牌子,2019年1月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省管理局7个分局同时在成都、绵阳、雅安、广元、阿坝、德阳、眉山挂牌,标志着四川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进入了全面推进的新阶段。

  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包建华介绍,四川明确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机构,初步探索形成“国家局—省局—管理分局”三级管理机构体系,相关运行机制和职能职责正进一步细化落实。

  从1963年建立我国第一个以大熊猫保护为主的卧龙保护区开始,四川已建立大熊猫自然保护区46个,野生大熊猫和大熊猫栖息地在自然保护区内得到有效保护。

  让科研走在前面

  51岁的谭迎春是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保护站研究员,每年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海拔两千米到五千米的山林里,采集野生动物的粪便、安装红外相机。

  很多人误以为搞熊猫科研可以每天游山玩水,甚至抱着大熊猫。“我们需要监测野生动物的自然行为和生存环境,所以在野外要尽量少发出声音。”三江保护站站长谭迎春说,“最大的愿望是在路上遇见它们。如果遇见了,我们也不会去打扰它,只是静静地观察它。”

  像谭迎春这样的研究人员遍及四川各大保护区,他们常年在深山里追寻大熊猫的足迹,做相应的科学研究。

  科研是四川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试点的重要内容,四川瞄准科研前沿领域,组织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社区共建等重点领域研究,突出生态保护、生态机理、生态监测和信息化建设,运用细胞学、遗传学前沿成果,加强大熊猫谱系、基因库、数据库建设。

  经过长期努力,四川的熊猫科研人员相继攻克了大熊猫人工饲养“发情难、受孕难、育幼难”和“野化放归难”等难题,展开了遗传、基因等研究,人工繁育大熊猫成效显著。

  打造入口社区 实现人与动物的双赢

  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大熊猫国家公园广元管理分局的挂牌单位。无论哪个季节,人们在这里都可能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不期而遇,觅食的扭角羚、嬉闹的金丝猴、精灵般的绿尾虹雉,甚至大熊猫,每一次际遇都让人兴奋。

  这得益于唐家河在实践中探索出的“点上聚居、线上游憩、面上保护”的模式。唐家河通过引导保护区内原住居民搬迁到入口社区集中居住,将广阔自然重还野生动物,保护区与入口社区“共建共管”,实现协同发展。

  青溪镇落衣沟村是唐家河内现有唯一的行政村,受自然条件限制,落衣沟村种植模式单一,村民经济收入偏低,生态保护与社区经济发展的矛盾长期困扰唐家河。

  为解决这个矛盾,唐家河管理处编制社区共管规划,改变落衣沟村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启动“力争每户有1人就业计划”,对当地群众免费开展大熊猫保护等方面知识培训,让村民承担起了保护地“生态护林员”“劳务输出员”“共建共管员”等角色,当上“熊猫公园人”。

  唐家河保护区管理处处长沈兴娜告诉记者,唐家河按照大熊猫国家公园规划,尝试开展特许经营,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当地居民及其开办的企业,实现“区内游,区外吃住”,最大限度让利于民,实现了入口社区与保护区共建,生态成果共享。

  今后,四川将建立以大熊猫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体系,尽可能将碎片化的大熊猫栖息地连通起来,将现有散落在各级保护地中的自然资源统一收归到一个管理主体下,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大熊猫种群、栖息地、交流廊道进行实时监测和追踪,解决保护与发展的矛盾,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形成生态保护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局面。

通过feibisi

让大熊猫栖息地变成生态天堂——四川积极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探索

  新华社成都8月3日电 题:让大熊猫栖息地变成生态天堂——四川积极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探索

  新华社记者张超群

  1300多只野生大熊猫生活在四川,占全国总数的74%。四川积极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努力把大熊猫的栖息地变成生态天堂,为“国宝”提供更高层次的保障。

  合理划界 建立三级管理体系

  规划中的大熊猫国家公园面积为27134平方公里,四川片区20177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74.36%。

  针对此前划入公园部分区域熊猫活动少、人类生产生活设施多的问题,四川按照“把最应该保护的地方完整地保护起来”的要求,在2017年国家公园勘界基础上,对范围做了再确定和微调,调整后的国家公园内有野生大熊猫1205只,做到“总面积不减、栖息地面积不减、保护大熊猫数量不减、核心区比例不减”。

  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局2018年10月29日正式挂牌后,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11月加挂“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省管理局”牌子,2019年1月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省管理局7个分局同时在成都、绵阳、雅安、广元、阿坝、德阳、眉山挂牌,标志着四川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进入了全面推进的新阶段。

  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包建华介绍,四川明确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机构,初步探索形成“国家局—省局—管理分局”三级管理机构体系,相关运行机制和职能职责正进一步细化落实。

  从1963年建立我国第一个以大熊猫保护为主的卧龙保护区开始,四川已建立大熊猫自然保护区46个,野生大熊猫和大熊猫栖息地在自然保护区内得到有效保护。

  让科研走在前面

  51岁的谭迎春是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保护站研究员,每年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海拔两千米到五千米的山林里,采集野生动物的粪便、安装红外相机。

  很多人误以为搞熊猫科研可以每天游山玩水,甚至抱着大熊猫。“我们需要监测野生动物的自然行为和生存环境,所以在野外要尽量少发出声音。”三江保护站站长谭迎春说,“最大的愿望是在路上遇见它们。如果遇见了,我们也不会去打扰它,只是静静地观察它。”

  像谭迎春这样的研究人员遍及四川各大保护区,他们常年在深山里追寻大熊猫的足迹,做相应的科学研究。

  科研是四川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试点的重要内容,四川瞄准科研前沿领域,组织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社区共建等重点领域研究,突出生态保护、生态机理、生态监测和信息化建设,运用细胞学、遗传学前沿成果,加强大熊猫谱系、基因库、数据库建设。

  经过长期努力,四川的熊猫科研人员相继攻克了大熊猫人工饲养“发情难、受孕难、育幼难”和“野化放归难”等难题,展开了遗传、基因等研究,人工繁育大熊猫成效显著。

  打造入口社区 实现人与动物的双赢

  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大熊猫国家公园广元管理分局的挂牌单位。无论哪个季节,人们在这里都可能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不期而遇,觅食的扭角羚、嬉闹的金丝猴、精灵般的绿尾虹雉,甚至大熊猫,每一次际遇都让人兴奋。

  这得益于唐家河在实践中探索出的“点上聚居、线上游憩、面上保护”的模式。唐家河通过引导保护区内原住居民搬迁到入口社区集中居住,将广阔自然重还野生动物,保护区与入口社区“共建共管”,实现协同发展。

  青溪镇落衣沟村是唐家河内现有唯一的行政村,受自然条件限制,落衣沟村种植模式单一,村民经济收入偏低,生态保护与社区经济发展的矛盾长期困扰唐家河。

  为解决这个矛盾,唐家河管理处编制社区共管规划,改变落衣沟村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启动“力争每户有1人就业计划”,对当地群众免费开展大熊猫保护等方面知识培训,让村民承担起了保护地“生态护林员”“劳务输出员”“共建共管员”等角色,当上“熊猫公园人”。

  唐家河保护区管理处处长沈兴娜告诉记者,唐家河按照大熊猫国家公园规划,尝试开展特许经营,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当地居民及其开办的企业,实现“区内游,区外吃住”,最大限度让利于民,实现了入口社区与保护区共建,生态成果共享。

  今后,四川将建立以大熊猫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体系,尽可能将碎片化的大熊猫栖息地连通起来,将现有散落在各级保护地中的自然资源统一收归到一个管理主体下,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大熊猫种群、栖息地、交流廊道进行实时监测和追踪,解决保护与发展的矛盾,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形成生态保护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局面。